• 江西 南昌 皇冠
  • 刘学 15岁5个月

喜之郎810的宝宝树 » 日记 » 摘要查看

刘学  11岁小男生 2015-08-10
接下来的这一夜,大家都没有睡好。因为月圆吗?可能是吧。因为这样的想法、愿望、思索或者计划吗?也许是吧。但绝对还是因为超大胆的、喜欢唱歌的想想,他也不管是不是会影响大家休息,起劲儿地唱个不停。珊瑚岩下面的城市里,皮什叔叔和霍莫龙们因为想想的歌声,又一次来到蒂蒂乌岛拜访了。想想煽动皮什叔叔进行让人难以置信的艺术创作活动,又把企企从贝壳屋吸引到了礁石上。企企的声音很细,很好听,不过比起旁边两个超大型身材的朋友来说,还是差得很远。他们高声唱着,音调各不相同,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唱出来的词也是东拼西凑,而且出现语法错误,根本听不出来他们唱的什么,可能是在唱:不管有多困难,我们要去有冰的世界,不管有多艰险,我们要去有雪的地方,不管是惊涛骇浪,还是暴风雪雨,我们还是会能往直前!——我们是一支勇敢的男子汉的队伍,我们要去冰雪北极!他们声嘶力竭地唱着关于冰雪的冠冕堂皇的歌,可把想想累坏了。第二天他...
刘学  10岁10个月小男生 2015-07-07
一颗星星从天上掉下来了,故事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在蒂蒂乌岛中部的中顶山山顶上,哈巴库克蒂巴通教授和蒂姆正并肩坐在一块大岩石上。在他们头顶上方,点点的繁星密布,夜黑沉沉的。在离他们不远的下方,大海在奔腾咆哮。突然间发生了一件事情:一道金光将天空划成了两半。蒂姆不由自主地抓住了教授的手:“你看呀……”教授跳了起来。“这可不是一般的流星!”他低声说道,“这是一个会发光的小太阳,陨石!可能地球上还没有掉下来过类似的东西。”“它会掉到哪儿去呢?”“大型天文台会进行计算的。不过我有一种莫名的预感,这种预感是从来没有过的:它现在正位于世界的顶端,在北极。我还有一种很肯定的感觉,我非常肯定,它跟到目前为止人们已知的石头或者金属陨石都不一样。”“你想去北极找它吗?”教授摇了摇头:“半个世纪以前有一个著名的极地研究专家在北极找到了一块很大的陨石,但是这种旅行十分艰苦,我不会去的,也不允许你们去。好了,我们回去睡...
刘学  10岁10个月小男生 2015-06-29
三天以后,小恐龙回到了蒂蒂乌岛。现在,他正优哉优哉地躺在国王送来的吊床上,旁边还放着那架手摇风琴,是国王作为礼物送给他的。蒂姆和其他小动物都站在小恐龙的吊床下面。“你快讲讲啊!”蜥蜥嘶嘶地叫。“哦,亲爱的奥古斯丁……”小恐龙摇着手摇风琴,然后他开始讲故事:“是这样的:纳福塔丽娜让萨米去买一些绿色的、薄薄的橡胶,还有胶水和一个气门浮……”“你是说气门阀吧?”蒂姆纠正他。蒂姆以前有一辆自行车,他很熟悉这个。“哦,就算是吧!还买了各种颜色的颜料,一支画笔和一把剪刀。然后纳福塔丽娜就绕着我比比画画……”“她是在量尺寸吗,哼哼?乌慈提问。”“可能是吧,我必须站着一动不动,她把一张薄纸放在我身上……”“她在裁剪!”企企很专业地说。“然后她就开始粘贴和画画。不过她一直都不太满意,她说我很难做出来。幸好,她从小就学会做气球了,是在她爸爸的工厂里学的。等她做好了,把我吹起来的...
刘学  10岁10个月小男生 2015-06-22
茨文格尔曼把三瓶葡萄酒夹在胳膊底下,走进客厅,放在桌子上。他曾经和纳福塔丽娜一起坐在这张桌子旁边,畅谈计划,那时候,纳福塔丽娜才刚来到他的身边。她现在到底怎么样了?她在哪里呢?她落到了谁的手里?希望不要遇到吃人的怪物——也不要成为恐龙的美餐啊,那只恐龙现在连他也要一起带走啊!现在,他特别想喝酒,以前遇到重大事情的时候,他都是沉稳地面对,但是,有时候,再强硬的人也有被突破心里防线的时候。其实茨文格尔曼应该把阳台的门关上的,但是刚才一受到惊吓他就忘记了。看来有时候他也是一个稀里糊涂的教授啊——真是蒂巴通的好同事!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这瓶酒看来是一个不错的酒窖里藏的好酒啊,纳福塔丽娜真有品味。红酒流进他的嗓子,留下甘醇厚重的回味,生活又一下子变得轻松了!第一杯酒很快就喝光了,茨文格尔曼觉得有点晃晃悠悠的——酒瓶里的酒越来越少,他眼前也越来越雾蒙蒙的—&...
刘学  10岁9个月小男生 2015-06-08
乌慈爬上中顶山,来到木屋前面的空地上,她在自己的大睡桶前站了一会儿,把右蹄搭在上面,“真是一幢很好的老房子啊,让人怀念!”她咕哝着说,“很高兴能再见到你,我的大睡桶,在你的肚子里睡觉从来就没有鬼吓我,哼哼!”“一切都会变的!”呼呼吧嗒着大嘴一张一合,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巴布从半空中的房子里伸出脑袋,朝树下喊话:“乌慈,你做的沙拉最好吃了!”乌慈点点头,她对自己的厨艺可从来没有怀疑过。然后,乌慈走进了木屋——连门都没有敲,屋里,教授和国王相对坐在桌子旁边,他们俩只是发出“嗯嗯”的声音,情况有点尴尬,这就是整个谈话的内容。一看到乌慈进来,教授如释重负地摘下眼镜擦起来。“哦,”乌慈说,“你的手绢有多长时间没换了呀?”“我真的不知道!”“这么脏,一看就知道很久了!”“没有人来打理这些事情嘛……”教授小声地解释。蓬蓬纳尔国王突然站起来,走到窗前,他把手指交叉在一起,说:“我希望你们不要做傻事。”“我们...
刘学  10岁9个月小男生 2015-06-01
蒂蒂乌岛上变化很大:教授不再对纳福塔丽娜保密了,巴布离开了螃蟹洞,又高高兴兴地住回了他的树房子;蒂姆和纳福塔丽娜相处得很愉快;企企和蜥蜥还得到了纳福塔丽娜送的气球礼物。难道是哈巴库克蒂巴通教授已经打算好,将来蒂蒂乌岛不再是一个无人知晓的孤岛了吗?他是不是还没有决定好,到底是淹死纳福塔丽娜还是跟她结婚呢?有时候,他会觉悟地望着纳福塔丽娜的眼睛,然后两个都羞红了脸。“现在他们俩眼里没有别人了!”蜥蜥说,旁边的企企回答:“是呀,他们俩都稀里糊涂了!”呼呼也在帮腔:“她矮了,教授矮了,他们相矮了……”“你是说他们相爱了,还是他们相矮了?”蜥蜥想知道。“我当然是说他们相矮了!”呼呼有点气恼,他愤愤地飞走了。“应该是他们——相爱了!”蜥蜥说,“可是,他们都不肯承认!”突然,从远处传来了飞机的隆隆声。“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了!”企企大声宣布,“现在他们要……”他转了转眼珠,神秘地低声说,...
刘学  10岁9个月小男生 2015-05-25
宝贝蛋小恐龙在地毯上打了个滚,闭上眼睛,甜甜地睡着了,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陛下,哼哼!”乌慈对国王说悄悄话,“这是个很好的机会,我们现在可以把小恐龙和萨米单独留在这里,他任性捣乱的第一阶段已经过去了,就是说,他闹完后就会听话一段时间,已经过了躁动期。趁他现在睡着了,我们俩悄悄出去,跟萨米说一声,就马上去蒂蒂乌岛吧!”“你是说真的吗?”国王也很小声地问乌慈,听得出来,他对这个建议很高兴。“是呀,我是说真的,哼哼!没有别的办法了,我已经考虑很久了。小恐龙可以藏在这里,您尽可以放心地带我一起回去。我一点都不显眼,因为现在都把猪当做家里的宠物,不会有人大惊小怪的……”“你说得绝对没错!”“是的,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轻视自己的地位!哦,绝对不是!好吧,我们暂时不讨论一只高智商猪的伟大意义,对于教授来说,我比纳福塔丽娜重要得多。在坏事发生之前,我要找他们俩谈谈!”“可是,我们不能让纳福塔丽娜知道你会说...
刘学  10岁8个月小男生 2015-05-04
想想觉得很幸福。他用嘴巴和鼻子平衡着气球,看着阳光洒在气球上一闪一闪的,心里更是觉得甜蜜。而教授刚刚度过了一个小时闲适的时光,事情是这样的:纳福塔丽娜又去了企企和蜥蜥旁边的那个小树丛,她在那里又弯腰系了一次鞋带,等回到帐篷的时候,她的肩膀上又出现了那只黑色小挎包。之后,在国王的帐篷里,传出了蜥蜥和企企说话的声音,两个黑色圆框牵动着一根棕色的带子转动——这是一盘录音带,纳福塔丽娜静静地听着。她不止听了一遍,而是听了好多遍,她一次又一次地按下倒带键。然后,她摸了摸鼻子,又拉了拉耳垂。她的眉头慢慢地皱起来,因为她在全神贯注地思考,嘴里重复着说:“棒……真棒……真是太棒了!”不过她也感到有点为难,要对她的惊人发现保持沉默吗?不行,她要去跟教授谈一谈。纳福塔丽娜来到木房子,她走进门,教授对她微笑,纳福塔丽娜也对教授报以微笑:“教授……亲爱的哈巴库克!您把我...
123456789下一页末页共19页 直接到
2020年1月
29
30
31
1

日记分类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2007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扫描下载宝宝树孕育APP

有家的地方,就有宝宝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