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西 南昌 皇冠
  • 刘学 15岁11个月

喜之郎810的宝宝树 » 日记 » 摘要查看

刘学  8岁1个月小男生 2012-09-29
  蓬蓬纳尔国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他的首都叫蓬蓬龙。由于那个瓶子邮件还得好长时间才能慢慢漂到蓬蓬纳尔国的海岸来,我们现在还有时间先来看看这个国家。  在首都蓬蓬龙市有个自然博物馆,博物馆的主任我们在前边已经介绍过了。除此之外还有一所动物园和一所大学,该大学的动物学专业很有名气。  更重要的是,这个国家有一个国王。不过,现在这个国王已经不再是真正的国王了,他只是还被叫做国王而已,准确的名字应该是:蓬蓬纳尔五十五世。不久前,蓬蓬纳尔国刚刚实现了民主。所以,现在国家不是由国王统治而是由议会来管理。当然,对于国王来说:民主是正下最愚蠢的制度。  国王的御座也没了——完蛋了!所以国王得了个绰号叫“蓬蓬纳尔国完蛋国王一世”。这可真合了人们常说的所谓“黑色幽默”。  身为一位国王,又不许他参政,那他可以干什么呢?他觉得好无聊啊。蓬蓬纳尔国国王加入了一个叫“退位国王协会”的组织,也只...
刘学  8岁1个月小男生 2012-09-22
  人们说起远古动物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象他要么一定大得如同一艘远洋巨轮,要么像一所房子,最起码也得比大象大得多。其实,过古时代也有小动物,只不过我们总是会被那巨大的怪兽吸引罢了。有些远古动物有35米那么长,而有些也并不比一只鸡大多少。这只恐龙刚从蛋壳里钻出来的时候,差不多和小孩子一般大,或者更准确地说——像一只鹅,当然样子不同罢了。很久以后当他完全长大的时候,也只不过比蒂巴通教授高一个头而已,他从来也没长高到令人害怕的程度。  从这会儿开始,一直到他长大,这中间还有好多好多有趣的故事发生呢。  刚开始的时候,到处都充满了平静和欢乐的气氛。只是乌慈遇到了一些麻烦。当乌慈去擦洗小恐龙的时候,小恐龙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于是先入为主,他就把乌慈当帮妈妈并且永远记住了。结果,现在她连离开小恐龙两步都不可以,否则小恐龙就会没命地大哭大叫。他尽最大可能摇摇摆摆地跟在乌慈后边到处走,而且一...
刘学  8岁1个月小男生 2012-09-15
  教授用听筒在蛋的上面、下面以及所有的方向上都听了个遍。小动物们觉得好新奇,在他周围跳来蹦去的,教授好几次都不得不停下来请求他们安静一点。这时,海浪的咆哮声和远处传来的海象想想的歌声也干扰了教授。“我什么都听不见!”教授失望地喃喃着,“这蛋还是冻得硬硬的……乌慈,你有毛巾吗?请拿过来。蒂姆,请你跟我一起把这个蛋擦干,不能漏掉一块儿冰碴儿、一滴水珠!但一定要小心!”  “你觉得光靠太阳就能把它给孵出来吗?”蜥蜥问道。  “哦,不!”教授回答说,“它需要动物的体温,就像它妈妈的体温一样,你们得轮流来孵它。蜥蜥,最好马上就从你开始!我现在把你放上去,你千万不要乱动,要像对待你自己的蛋一样。”  教授和蒂姆很小心地把蜥蜥举了上去。可他软软的小肚肚才靠上去,就怪叫起来:“太……天哪!这简直就是一个冰蛋!我连十分钟都坚持不住,我的肚止(子)准会着凉的!”  “我太傻了,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刘学  8岁29天小男生 2012-09-08
   那个大冰块儿到底是怎么来到蒂蒂乌岛的?后来的科学家们也始终没能完全搞清楚。它很可能是北极那边断裂下来的一座巨大冰山,随着飓风的漂移,被洋流和顺风带到了这里。虽然,在这段时间里它已经化掉了很多,但剩下的部分还是很可观的。  蒂巴通教授十分惊讶地观察看这座冰山:“多么难得的发现!我必须要重新阐释洋流体系了。”他穿着拖鞋和睡袍就直接下子水,凑近了去观察这个奇迹。他聚精会神地研究着这块冰晶,眼镜也滑到了鼻尖儿上。  “教授!哼!”乌慈叫着,“你会感冒的!”她坐在暖乎乎的沙滩上不高兴地地吸着鼻子。    呼呼已经飞了顶峰,冰山被他踩在脚下。企鹅企企正打算游过去再次登顶呢,为此他不满地大叫起来:“你给我下来!那是我先发现的。”  “是我先发现的!”蜥蜥不高兴了。“才不是!”企企气得要命,“是我先看见有个东西冻在里面的。”  “必须先把冰山弄上岸来!”教授决定。  “那它很快就会化掉!”企企尖声说。  “那又怎么样...
刘学  8岁22天小男生 2012-09-01
  现在,咱们接着说那天早上发生的事。  大嘴鸟呼呼,心神不定地蹲在教室的门槛上。他的头顶上方有一块明晃晃的牌子,这是蒂姆墨点做的,染得五颜六色,十分醒目。哈巴库克 蒂巴通动物语言学校根据协议自愿参加  目前,教授的学生中呼呼是唯一的鸟,呼呼一直认为企鹅企企不会飞,所以不能算是真正的鸟。  呼呼不知道现在到底应该干什么。他已经很用功地把作业都做完了,他很希望能到课堂上来背诵。他重点在练习“ei”的发音,他老是说成:“我疯(飞),你疯(飞),他疯(飞)。”而现在,他百无聊赖地蹲在这儿,没有一丁点机会展示他的才化。蜥蜥没来,企企也没有,念给谁听呢?乌慈甚至拿抹布把轰出了教室,还尖声大叫:“今天停课!哼——给我出去,我得打扫卫生!”在所有动物中,乌慈是唯一能正确发音的,只是每次换气的时候她都得“哼”一下。  在过去的这几年里,她渐渐地担当了教授的管家一职。有时候,特别是当洁癖发作的时候,她简直就...
2020年8月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日记分类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2007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扫描下载宝宝树孕育APP

有家的地方,就有宝宝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