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西 南昌 皇冠
  • 刘学 15岁2个月

喜之郎810的宝宝树 » 日记 » 摘要查看

刘学  8岁6个月小男生 2013-02-27
  生病内只能躺在床上让小恐龙觉得实在很无聊。他看着天花板,看看窗户外面,打哈欠,咪咪地叫,躺在那里翻来滚去,用尾巴尖儿挠鼻子,挠耳朵后边。  后来,他又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蒂姆墨点和教授一句都没跟他商量,就急急忙忙把乌慈的睡桶滚到山下去了?是不是他又得和乌慈一起搬到山下那个婴儿室去?  小恐龙站了起来,但马又躺下了,因为房间的墙壁朝一边倒了过去,瞬间旋转了起来。嘁,其实是他自己头晕,但晕眩很快就过去了,一会儿墙就又都变直了。  小恐龙又爬起来了。他站在那里晃悠了几下,用尾巴撑住停了一下,喘了几口气,然后迈开了第一步。  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孩子恢复健康的速度真是令人验证以置信!小恐龙摸索着走下了山坡。一不小心他摔了个大跟头,然后又坐在地上滑了老远。累了他就停下来喘息一会儿,竖起耳朵听听动静。但他什么也没听见,一切都静悄悄的,甚至连海象想想的声音也没有听见。  奇怪啊,奇怪啊……连沙...
刘学  8岁6个月小男生 2013-02-20
  蒂巴通教授和蒂姆墨点又想起了他们的小船,很久以前他们就是乘坐这条船来到蒂蒂乌岛的。  他们把船从芦苇丛里拖出来,摇到大礁石那里。教授站直了身子,手里拿着桨,鼻子上是一副镍白色的眼镜,他不安地等待着。他很担心:想想和企企会身处什么样的险境?洞穴中会有什么在等待着他们?  时间在不停地流逝……  其他的动物都等在岸边一个凸起的地方焦急地观望着……  终于,海上冒起了大片的泡泡,企鹅企企和海象想想从水里潜了出来。教授松了一口气。想想嘴里横叼着那支枪,枪身湿淋淋地滴着水。  蒂姆墨点把枪接了过来。  “他们全都活着,”企企报告说,“但都没办法出来。”  “他们肯定会饿死、渴死……”想想难过地喃喃道。  “那我们要把他们救放(上)来,特别是国王已经发誓,既不打死小恐龙也不活捉小恐龙。”  “那叫‘救’上来!”蒂巴通教授纠正他的发音。  “我是说的‘救放(上)来’!”  “哼!”...
刘学  8岁5个月小男生 2013-02-06
等啊……等啊……等啊……被埋住的三位也只能等待。他们找出路已经找了好长时间了。蜥蜥爬到了石壁和钟乳石柱子上,希望能在那儿找到一个小缝,至少能让他钻过去,可都白费劲了! 他们失望地来到湖边。干粮都吃完了,瓶子里的最后一滴水也都喝光了。蜥蜥尝了尝湖里的水,这水像海水一样咸,人和动物都没法喝。 大龙虾被擦着甲壳打了一枪,于是从麻木中被吓得惊醒了过来,用他的玻璃球般的眼睛深深地盯着国王、萨米和蜥蜥。他慢慢动起了那些“蜘蛛脚”和大对钳,可能是他像石头一样僵卧在这里好几百年了,腿脚都麻木了,于是现在又开始重新学习动弹…… 风不停地呼号着,好像吹过管风琴发出的声响,演奏着一种似乎来自地狱的音乐。这声音忽强忽弱地在他们耳旁恐怖地咆哮着,仿佛要彻底催毁他们的意志。国王现在是真的觉得彻底“完蛋”了,他早就忘了小恐龙这回事,他唯一的愿望就是能从这个洞里活着出去,可怎...
2019年10月
29
30
1
2

日记分类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2007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