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西 南昌 皇冠
  • 刘学 15岁2个月

喜之郎810的宝宝树 » 日记 » 摘要查看

刘学  8岁7个月小男生 2013-03-27
国王的背信弃义和言而无信会改变小恐龙的命运吗? 也许,他将被圈养在蓬蓬纳尔动物园的栅栏后。愚蠢的饲养员会用不堪入口的食物来喂他。那些来参观的、许许多多双好奇的眼睛会盯着他不停地看。甚至,他还会遭到那些没有同情心的人们极尽所能的嘲笑…… 也许,他将只能通过窄窄的栏杆缝隙眺望远方以解思乡之痛;怀念着在蒂蒂乌岛上的那些美好时光;沉浸在对乌慈无比思念的泪水中…… 也许,好奇的科学家们都会跑来研究他,给他照X光,称量他的体重以及诸如此类的更可怕的事…… 啊,这个善良的孩子毫无防人之心,那么容易相信别人;他居然很享受这次飞行?! 小恐龙刚才在房里头晕得厉害,他睡了一觉后,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他把头和脖子从栅栏上的一个开口处伸了出来。 风呼呼地吹进他的鼻孔,他那蝙蝠似的小耳朵随风飘动,像大风中挂在绳子上的衣服似的。他从天上俯瞰着这个世界;水里的那个小绿点儿就是我们的岛吗...
刘学  8岁7个月小男生 2013-03-20
  不管是快是慢,是走是飞,所有的人一个接一个都回到了山上。离家已经不远了,大家都可以在树梢随风跳动的空隙间望见房顶了。企企还是最后一名,蜥蜥也留在后面,他想赶紧和企企说说话。“现寨(在)你可以经常到扇贝里去,愿意什么时候去就什么时候去。”蜥蜥慷慨地许诺。  “啊,你知道吗,蜥蜥?”企企说,“可能我现在再也不需要你的饭(扇)贝了,那个完蛋国王肯定会赠给我一座漂亮的皇宫……”  “你到底能不能真正学坏(会)正确地说‘sh’?”蜥蜥警告他。  “怎么学呀?咱们好几天都没放(上)课了,不过谁也没注意,哈哈!”  “唉呀!”蜥蜥遗憾地叫起来,“现在假期结束了,没办法,又到了生活步入正拐(轨)的时候了。”  “肥(谁)知道,小恐龙又会给咱们闹出粉(什)么麻烦来?”企企担心地说。他俩是压轴的,刚刚回到山上就看到:乌慈紧张地到处乱跑,哼哼叫着,寻找她的小宝贝儿……从沙滩那边好像传来了轰轰隆隆的噪音,...
刘学  8岁6个月小男生 2013-03-06
  乌慈坚持要先把床垫从睡桶里拿出来。然后,摘下了天蓝色的、印着玫瑰的门帘,把它整整齐齐地叠起来。她高高翘起的鼻子呼呼地喘了几口大气后,才总算准许把睡桶的门关上,然后把桶推到了水里。  企企非常失望,因为教授拒绝了他的建议,不肯为这艘潜水艇进行命名和举行下水庆典仪式,教授认为他们没有时间搞这些繁文缛节了。企企认为,每一条正儿八经的船都应该进行这种仪式,要宣读贺辞,还要在船头上打碎一瓶香槟……他曾在一个海港见识过一次,所以知道得清清楚楚。嗯,可以把这艘潜水艇命名为“营救1号”或者“朝霞号”,由于乌慈的缘故也可以命名为“深海乌慈号”。算了,既然教授不赞成就拉倒!  而另一方面,他又觉得呼呼干的事才是多此一举。呼呼站在桶上伸着脖子学着海员号子:“啊——嗨,啊——嗨,我是船长!”结果差点掉到水里,真是活该!因为这个营救桶刚刚漂起来,就开始在水里转圈儿,在上面简直可以表演杂技...
2019年10月
29
30
1
2

日记分类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2007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