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西 南昌 皇冠
  • 刘学 15岁3个月

喜之郎810的宝宝树 » 日记 » 摘要查看

刘学  9岁1个月小男生 2013-09-30
现在,大家都觉得轻松多了! “我们要不要把这个可怕的东西拆掉或者炸掉?”蜥蜥问。他担忧地皱着眉头,斜眼瞄着那个自动屠宰机敞开着的、黑洞洞的大门。 奥托奥把门关紧,说他会让博物馆来把这个怪物取走。另外,他还要去解决“博物馆私自将收藏的古代荒蛮时期的可怕设备出借”的问题,博物馆主任大概不久之后就只能当看门守夜人了。 “看来博物馆主任都是些很讨厌的家伙,哼哼!”乌慈又不满了。 “就像那个茨文格尔曼,那是一个……一个……现在我不想用粗话来表达,要不然我得说——他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傻瓜!”教授大声说,每次他想起这个名字:茨文格尔曼,总是气得满脸通红,“尽管如此,肯定也有好的博物馆主任。” “那好,”小恐龙叽里咕噜地说,“你要是找到了,就告诉我一声。但你先得问清楚,他是不是确实不想把我的皮剥下来做成标本展出。” 奇怪的是,刚才谈论茨文格尔曼唤醒了大家对蒂蒂乌岛的回忆,此刻他们都特别渴望...
刘学  9岁1个月小男生 2013-09-23
说话间,时间在飞快地过去。只见,机器轰鸣,灯光闪烁,程序显示器不停地转动。 当显示器从“加热”“擦洗”“清洁”转到“干燥”的时候,奥托奥还让机器多转了一小会儿,这完全是为了满足乌慈的极力主张——让总肚先生也体验一翻死里逃生的过程吧! 在机器里面,总肚、总肚夫人和主理大厨都觉得像待在地狱里一样火辣辣地难挨。潮湿、闷热的蒸汽让他们几乎喘不气来,传送带无情地把他们送到了干燥室,尽管他们拼命喊叫,仍无济于事,仪器还是继续正常地运行着。 总肚不停地呻吟着:“我再也不啦,再也不吃肉啦!”但还是没用。在想象中,他似乎已经看见自己被干干净净地分装成净肉、排骨、肝儿、里脊等等,源源不断地往前送,从闸门往外掉了……他被吓得几乎灵魂出窍。何止是他?机器里的另外两位也一样。总肚是第一个进入机器的,理所当然也是第一个接受热水淋浴的,他那又肥又嫩的油肚哪曾被这样粗暴地对待过?在这之前,他只在最精致的香波沐...
刘学  9岁1个月小男生 2013-09-16
不管怎么说,在现实生活中,总肚也不可能事事如意。 他、他妻子还有主理大厨米克什阿姆在出口闸门处痴痴地傻等着,闸门上方写着:“净肉出口处”。虽然是这样,你可别忘了,这台机器已经很古老了,是从博物馆里弄出来的。 难道这机器工作得本来就这么慢? 难道已经完全坏了? 反正,闸门就是迟迟不开,也没有将分装好了的肉块收拾干净,一份份地送出来。 “这肯定不对劲儿!”勃班气呼呼地说,他越来越不耐烦了,“难道屠宰需要这么长时间吗?我简直不明白。” 要弄明白其实很容易。只是,现在他还不知道。 乌慈又被热水冲洗了一遍,以保证她被做成香肠的时候一根猪毛也没有。之后,当她被推进干燥室的时候,空中救援到了,很幸运,没人发现。这也可以理解,因为总肚先生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净肉出口处”。再说,屠宰机带着那么多齿轮杠杆运转着,“咔哧——咔哧”地发出那么大的噪音,完全把飞行推进器的声音给掩盖了。 奥托奥飞快地终止了机器的运转...
刘学  9岁30天小男生 2013-09-09
总肚的女儿——一心想成为大头类人孩子的辣萝,现在正撅着嘴,坐在她房间里的充气靠椅上,这椅子看上去像个被挖空了的水果。辣萝正在冥思苦想:“怎样帮助小恐龙和乌慈呢?”突然,她一跃而起——她的会飞的洋娃娃在空中到处飞,这启发了她。她从被磁铁紧锁住的窗户里看出去,发现小恐龙和乌慈都不在花园里吃东西了。她立刻就判断出:他们俩马上就要被吃掉了,她必须赶快采取行动。 可她怎么才能从这里出去呢? 只有一件事,这一件事能让爸爸勃班和妈妈啦芭芭妥协,那就是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女儿饿了。辣萝靠近监视器摄像头,故意弯下腰哼唧着:“我饿!噢,怎么这么饿啊?我一会儿就要昏过去了,我要死了!” 果然,她爸爸妈妈妈上把米克什阿姆派来了,送过来一大碗水果夹心饼。辣萝事先把飞行推进器背好,等着他。门刚刚打开,她就猛地一撞,从他头顶轰鸣而过,飞出了走廊,闪电般地穿过客厅,直升上了蓝天…… 米克什阿姆吓...
刘学  9岁23天小男生 2013-09-02
总肚勃班打电话给电子岗位介绍总台,询问关于肉案师傅的资料,立即就得到了回答:“最后一位肉案师傅是在二百七十年前登记注册的。” “那就寻找一位屠户。” “屠户和肉案师傅是同一个词!” “啊,是的,自二十九世纪以来,屠户这个职业就已经彻底消失了。” 主理大厨米克什阿姆这会儿想起了他在学校学的历史课。 “理论学多了就是不好!”如果雇员知道的比他还多,勃班就会很生气,“那么,你就亲自来屠宰这头猪和小恐龙好了!”他大声命令道。 “决不!”主理大厨米克什阿姆大声反对,“我们的行业管理会明令禁止这种行为。” “那你只能亲自动手了,”总肚夫人啦芭芭说,“证明给我看看,你是条汉子而不是懦夫!” “哦,天哪!”总肚呻吟着,“我?我不能见血啊……” “那就吃不成煎肉了!” 总肚勃班还很少遇到如此难以抉择的时刻,他的股票暴跌也没有让他这么为难过。看起来好像没有一点办法了——没有屠户,就没有烤肉! 不过,主理大厨米克什阿姆...
2019年11月
27
28
29
30
31

日记分类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2007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