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西 南昌 皇冠
  • 刘学 15岁2个月

喜之郎810的宝宝树 » 日记 » 摘要查看

刘学  10岁2个月小男生 2014-10-27
“我已经到过那里了!”企企很有敬业精神地回答,“你们都服服(舒舒)服服地坐下来听,这个故事可长啦!” “很长的故事,岂不是有很多嘶嘶嘶嘶(舒舒服服)?”蜥蜥问。 “是的,但是不会很多‘嘶嘶嘶嘶’!”乌慈说。 “你随便说多少‘服服服服服’或者‘嘶嘶嘶嘶’都没关系,还是快点开始吧!”小恐龙急了。 于是企企就开始讲了,这还确实是一个很长的故事,因为他有很多细节要讲,像是什么他甚至撞在了一头小鲸鱼身上啦,还说了对不起啦之类的。 这个故事引起大家的思考——也使大家着迷,而且使人感到惊奇的是,企企并没有报告什么残酷血腥的事情——完全不像事物想象的那样。他没有碰见海怪,但是了解了很多海怪城的情况。教授把企企说的事情全都记在航海日记上。他写啊写啊,他能写得那么快,乌慈好羡慕啊。 太阳早就落山了,企企还在不停地讲着。蒂姆点亮了主桅杆上的灯,他们就坐在色彩斑斓的灯影里听企企讲故事。有时候他们也提些问题,...
阅读: 51 评论: 0
刘学  10岁2个月小男生 2014-10-20
“蒂蒂乌2号”就在这里抛锚,很有可能就在那些可怕的海怪的房顶上。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深不可测的浓重的迷雾掩藏着秘密。 教授打算立即下海。为了揭开新的秘密,他什么都不怕。只见他从上衣口袋掏出了保存潜水药片的盒子,准备把一片药放到嘴里。 “等等!”乌慈叫起来。 “为什么?我要去和海怪谈一谈。” “怎么谈啊?” 教授迟疑了一下,然后说道,“现在——这回,我破例相信一次茨文格尔曼,相信他给我的信里说的,遭遇海难的船员们听到海怪们说人类的语言。还有,我们把他们赶出山洞的时候,我清清楚楚听懂了一个词:‘出去’!” “还有‘皮!皮皮’。”小恐龙模仿着。 “话睡(虽)然这么说,我觉得还是应该先派一个侦察员,让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到海怪那里去侦察一下,然后给我们汇报!”蜥蜥建议。自打那次他装成“告密者”到蓬蓬纳尔国王那里去之后,他就有了和敌人打交道的经验。 大家一致同意。 只是——派谁做侦察员呢? “这正是检察...
阅读: 95 评论: 0
刘学  10岁2个月小男生 2014-10-13
八月三日一大早,“蒂蒂乌2号”下水了。教授记下了第一次航海日记。想想用他的鳍招啊招的,招了好长时间,他还唱起了一首歌,这是海港里每一艘船起航的时候都会奏的曲子:偶(我)一定——偶(我)一定——向着城市航行 小恐龙在吊床上摇来摇去。乌慈在摇摇晃晃的睡桶里哼哼。在快要起航的日子里,乌慈的一个侦探剧本已经起头,她把这个剧本命名为:《检察官乌慈和海怪的故事》。 写好第一幕的几张纸就压在她的枕头底下,等风平浪静的时候,她准备在甲板上排演一下。她还梦想着在海上演出的盛况。“蒂蒂乌2号”就是舞台,他们将周游世界,在各个国家的海港上演她的剧本。这是多么美妙的创意啊! 很多很多个小时、很多很多天以来,周围除了蓝色的大海,其他什么也没有。海浪托着筏子上上下下,一成不变。对于航行来说,天气真是不错。风推着他们前进,教授用罗盘掌握方向。在晴朗的夜晚,他靠星星确定方向。 教授和蒂姆还有动物们每天都...
阅读: 104 评论: 0
刘学  10岁1个月小男生 2014-10-06
教授又陷入了深思。他冥思苦想,深思熟虑,正如以往一样,他终于又做出了决定。 他请呼呼通知全岛的居民都到小木屋来集合,“也通知想想吗?”呼呼问道,他完全不能,这个庞然大物怎么才能爬到山上来。教授因此又调整了一下计划,“那我们就到沙滩集合,我们可以到乌慈的书房去……” 呼呼飞走了,他一边飞一边自言自语:“哈哈,太好玩儿了,我可以看看,大家都挤到乌慈的书房里,她的脸会拉成什么样子!” 乌慈现在又开始每天上午都坐在她的小书房里——小书房就建在橡胶树下的阴凉处。她正慢慢地嚼着一截甘草甜根,这是她刚刚在树林里挖到的,嚼甜根可以使她的心情稍稍平静一点。她吧唧吧唧得很响,同时还尽可能压制自己激动的心情。她正在假想,她被许许多多的海怪包围了,她想,用这个情景可以编一个剧本,一个血腥的…… 可是正在这时候,书房的门开了,吵吵闹闹挤进来一大群,他们发出各自不同的声音,叽叽嘎嘎、吱吱...
阅读: 54 评论: 0
刘学  10岁1个月小男生 2014-10-01
教授说得一点不错!几天之后的一个夜晚,想想就看见一大群海怪向蒂蒂乌岛游了过来。 刚开始他只看见了一个头,而且不太清楚,他还以为又是教授在海里散步。当他看见第二个头的时候,他以为是蒂姆,然后他以为是乌慈、小恐龙,再后来他以为是蜥蜥、企企、呼呼,最后他说:“怎么着,大概是国王也来了吧?难道他把他的军队全都带来了……” 海里密密麻麻挤着好多脑袋,就像蝌蚪或者气球似的。他们的脖子很长——不但很长,而且很灵活,让人想起大蟒蛇。 “偶(我)的天啊!……不!”想想吼叫了一声,他禁不住打了一个冷战,使他厚厚的皮肤都绷紧了。但他可不是胆小鬼!想想跳进海浪中向蒂蒂乌岛冲了过去,他爬上海滩大喊:“企企——蜥蜥——” “唉呀,”泡沫贝壳里传来企企抱怨的声音:“干什么呀,人家正废(睡)得好好的!” 蜥蜥打开贝壳的盖子,大声说:“我们俩都没兴趣,现寨(在)和你一起唱歌!” ...
阅读: 93 评论: 0
2019年10月
29
30
1
2

日记分类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2007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