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西 南昌 皇冠
  • 刘学 15岁3个月

喜之郎810的宝宝树 » 日记 » 摘要查看

刘学  10岁4个月小男生 2014-12-29
第二天清晨,蒂蒂乌岛出现在海平线上。中午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海岸。教授请人龙们稍微等一会儿,好让他们先把东西卸下来,然后和大龙虾谈一下。 人龙们同意教授的意见,然后全部到海象想想的大礁石那里去了,因为想想答应要为他们唱歌。现在想想正在用低沉的声音唱着:深深的酒窖里是偶(我)坐着的地方满满的葡萄酒桶就在偶(我)的身旁 尽管他唱的歌不着边际,但是配他的嗓音倒是极为合适,因为这歌调子特别低沉。 人龙们花了好长好长时间,才总算明白了他唱的歌词是:“深深的酒窖里是我坐着的地方,满满的葡萄酒桶就在我的身旁”。不过他们很快就编出了一首合唱的歌,而且和想想一起唱了起来。 这是想想唱歌唱得最快乐的时光,当然这首歌曲的基调也是他给定的。而且他对人龙们在歌词里掺杂的那些皮皮皮什皮很宽容,只当没听见。虽然在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受干扰,后来,想想觉得他们在音乐方面还是有点值得效仿的东西。 教授和蒂姆忙着把东西从船上卸下...
阅读: 134 评论: 0
刘学  10岁4个月小男生 2014-12-22
大家都恢复得很快。教授是最快的,他给其他人和特别虚弱的乌慈都喂了强心的药水。 当乌慈又能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她回到了自己的睡桶里,她需要好好地睡一觉。她一点胃口也没有,不想吃罐头装的小菜头,觉得很恶心。她拉上门帘儿,不一会儿就从桶里传出了鼾声。 教授和人龙首领在木筏的船板上谈了好长时间。卫兵们已经扛着担架回到珊瑚礁下面 的城市去了。他们的首领或者他们的大公或者他们的市长。他爱是什么就是什么吧——当他确信看不见轮船或者别的什么船,说明近处没有人,才敢把头露出水面。 他把前脚放在木筏边上,以便与教授舒舒服服地说话,他把脖子灵活支弯成漂亮的弧形,弯向教授。他的脖子完全伸开的话,头就能够着桅杆上的呼呼的鸟巢。这种场面,当年的海员如果看见了,真不知要吓成什么样子。 “对,皮皮,你当然能理解,”他对教授说,“我们不能让大龙虾重新和我们住在一起,他很可能也不愿和我们住在一起。虽然正如你所说,他是一...
阅读: 134 评论: 0
刘学  10岁4个月小男生 2014-12-15
为什么想想会这么高兴?我们是知道的。因为他咽下了显微镜才能看得见的一小滴笑气。很明显这对想想的作用并不太强,因为剂量太小了,虽说原来浓度很高,可是都被无边无际的大海给冲走了。 别看就这么一点,当时远在阿拉斯加的小北极熊在洗澡的时候,扑腾得都比平常要欢一些。还闹得海里的电鳐鱼一个多星期都不停地放电呢! 可能水是使他感到亲近的物质,也可能是被快乐的潮流迷醉了的鱼给他指了路——总之想想很快找到了珊瑚礁下的城市的城门。 在珊瑚礁上之间的街道上,他畅通无阻地游着。在甲板上、房顶上、开着的窗户边到处是迷醉的海怪们,他们有的躺着、有的趴着,全部叽叽嘎嘎地笑着。 可笑的家伙们,想想想着,没事自己找乐!疯了,完全疯了! 他到处打听教授在哪里。家庭主妇们和孩子们很热心地把他指引到市政厅去。谁都没有阻拦他。 如果偶(我)的朋友都已经死了的话,他想,偶(我)一定要血洗海怪的城市!他继续游,穿过市政厅的...
阅读: 67 评论: 0
刘学  10岁3个月小男生 2014-12-08
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大嘴鸟呼呼已经飞回了蒂蒂乌岛。 蒂蒂乌岛寂寞、孤独地被丢在阳光下。 小木屋里死气沉沉,没有乌慈在里面忙进忙出,没有教授在里面工作和深思,窗户竖,烟筒里不见炊烟,哪里都听不见欢声笑语。 有个想法使呼呼很伤感:也许有一天,这座岛会再一次永远失去活力,就像从前一样,像教授、乌慈、蒂姆到来之前。 甚至沙滩上的两个贝壳都像两个什么空壳子——比如没有蛋黄蛋清的鸡蛋壳。 呼呼知道,教授需要知道的大龙虾的消息。 他往山洞飞去,看到大龙虾趴在洞口,他看起来很不开心、一副筋疲力尽的样子。当大龙虾一看见呼呼,就满怀希望地支起了身子。 但是呼呼不能给大龙虾带来任何有用的消息,因为呼呼是单独来的,他可不会用大龙虾的肢体姿势语言。 他束手无策,站在大龙虾的面前,拍拍翅膀,吧嗒吧嗒嘴巴,点点头。大龙虾挥舞挥舞大钳子。但是也只能如此这般了,总之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也没什么意义。 这可怕人东西,因...
阅读: 77 评论: 0
刘学  10岁3个月小男生 2014-12-01
教授决定说出真相,也许这样才能挽救他们! “你必须知道,我们吃了我发明的潜水药片,在药片起作用的时间内,我们才能在水里停留。不过,现在药片还有作用的时间已经不长了!” “那就是说,皮,只要把你们关住,到时候你们自己就会淹死了,皮皮?” “就是!” “太好了,皮,太好了,就都解决了!皮皮,我让他们带你们去一个非常舒服的舱室,非常非常舒服地做做集体游戏时就被执行了死刑,皮皮,你们最后的时间会很舒服,皮皮什皮!我们就把你们忘了!太妙了!皮,你们完全是自己死的,好!皮,太好了!” 人龙首领高兴地挥着手。 乌慈哭着说:“死之前,我想再看一眼小恐龙!” “你是说那个皮,那个傲慢无礼的大海怪吗?皮皮?” “他是一个小恐龙!”教授自豪地说,“他像你们一样来自远古,我们对全世界都保守了他的秘密,已经很长时间了!” “啊哈,皮,真的吗?他不是大海怪吗?那么,皮,把他带进来!”他挥了挥手,两个卫兵出去了,他们的身体、脖子和尾巴...
阅读: 62 评论: 0
2019年11月
27
28
29
30
31

日记分类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2007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