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朝阳区 皇冠
  • Babytree 10岁11个月babytree 1岁11个月

babytree的宝宝树 » 日记 » 一名宝宝树销售创意员工的自白

发布成功!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躺着也能逛圈子,发帖回帖更方便

一名宝宝树销售创意员工的自白

2011-04-21

一.与互联网有关的日子

1999年开始接触互联网,我用的是一个33.6K的内置猫,每次拨号都会听到吱吱声,那时候属于网络接入+电话双向收费,我选择的是169的接入服务,记得上网第一个月我妈去交电话费,交了800多(那会不上网一个月电话费最多30块),我妈在看到缴费单的时候暴跳如雷,回来差点就把我撕了,而我的很多同学也有着同样的经历;

事实上互联网在那时带给我们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奇体验,而在这里出现了很多我与互联网有关的“第一次”,在这里我想分享几个印象最深的体验:

第一次通过互联网问询资料:当时没有“搜索引擎”的概念,至少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有搜索引擎这么一个东西,很多网站都是通过朋友介绍或铺天盖地的广告得来的,记得第一次“猫叫”后,我迅速登陆了雅虎,它的论坛是当时很普遍的树形目录结构,我在这上面发了我的第一个处女贴:“有谁能提供一下日本漫画家松本泉的资料?”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部漫画《橙路》的作者,当我发送了这条信息以后,第二天就得到了一位ID叫zhangzhanxin(印象中是这么拼)的反馈,给到我的包括作者的出生日期,出版过哪些漫画等等;

第一次通过聊天室认识网友:当时北京比较有名的就是动心社区(myradionet.com),这是我接触过最早的网络与传统渠道整合的案例了,动心实际上是一个电台,主持人叫钱红,晚上固定时间播出,并且会与动心社区的网友达成一种访谈互动。不过当时我在朋友的推荐下第一时间使用的服务是聊天室,最高同时在线100人,有时候你需要不停的登录“挤”进去;印象最深的就是满屏幕五颜六色的字体不断滚动,如果放在现在,我会说这种乱七八糟的功能及设置完全不考虑用户体验;而里面诸如“XXX对桃子说:你好啊!”等等这样在现在看来完全是属于废话的对话;却在当时却是可以结识来自五湖四海的陌生人最常使用的一段问候语,。当时很流行见网友,依靠互联网诞生的词汇“恐龙”,算是我知道的最早的网络文化衍生词,网络无美女是当时众多男性网民得出的结论,当然本人也曾不甘寂寞的亲自投身到验证这个结论的伟大事业中去。

此外,在2000年第一次接触网络游戏(万王之王、石器时代)、第一次尝试网络写作(榕树下、万国马桶写作大会),第一次尝试制作个人主页(Frontpage2000)……,各种互联网应用及服务开始兴起并层出不穷,这让我有了太多的第一次与互联网有关的接触和尝试。

事实上,那时候的我在兴致勃勃的与互联网做各种“第一次亲密接触”期间,我并没有意识到互联网对整个80后一代的影响有多么多么的深远、也并没有想过什么“商业模式”、“B2B”、“创业”、“鼠标+水泥”这种营销类似的字眼,我只想说互联网对我这种不爱出远门、做什么事情都是三分钟热度的人的来说——正合适。

二.与燕京啤酒有关的日子

小时候没有小卖部的概念,都是什么供销社、合作社,当时不知道为什么那里只能卖北京啤酒,所以燕京那边也不知道哪个大神直接买了3000多辆三轮板车,独辟渠道,游走于北京各胡同、大院之间。每天傍晚,“换燕京啤酒~换醋换酱油~”这种朗朗上口的叫卖声到现在还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多牛逼的想法,这在当时绝对是个另类,渠道差异化——流动售卖终端拦截;价格差异化——就比北京啤酒便宜1毛钱;甚至连售卖SLOGAN都有,虽然这个可能是拉板车那哥们自己想的)那会儿我家人想喝酒就会让我拿着空酒瓶子跑到楼下去换,偶尔也会给我倒上一杯——由此造成了我对燕京啤酒的不解之缘。后来经常跟哥几个坐在某苍蝇馆子里,一块喝燕京吹牛逼成了我的另一种娱乐方式,基本上吹的话题很广泛,从春秋战国侃到代三个表,从唐诗宋词聊到卡夫卡、王小波——高谈论阔,指点江山,乐此不疲。再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话题也就不知不觉的聊到了创业、聊到了纳斯达克的钟声,什么融资上市再融资分开上市;

我还记得这样一个场景:啤酒已经喝到了一个小高潮,我们正聊到张飞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的时候,某具备张飞形象的哥们突然冒出了一句:“你们知道么,我又有了一个想法……”,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的表情相当深沉,映衬着他那张苦难的脸。顿时整个苍蝇馆子的氛围就由烟雾缭绕的聚会转化成了一次光荣的创业会议,特别是在酒精的作用下,让我们觉得这不仅仅是一次创业,更是为了拯救全人类,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和使命感,没我们不行啊。

当确认了某个想法的时候,我们会马上安排分工,谁谁谁负责写个计划书(策划从这儿开始练起来的?),谁谁谁负责出钱投资,谁谁谁有关系去拉投资;再然后就开始意淫,未来要是真做起来了这钱怎么分,亲兄弟明算账,是我六你们四,还是你六我们四(注意我这里用了“们”)。

讨论完就回家睡觉,第二天酒劲儿一过,豪言壮语忘得一干二净,这事也就算过去了。(最多也就是负责写计划书的做到了具体落实,后边的事情就没人做了)可以说那会我们都是比较没谱的青年,会想会说却没有执行力,但依然每次酒局都乐此不疲。

三.互联网策划及理想

关于工作
:之所以提到互联网和燕京啤酒,是因为我现在觉得这两件事物与我现在的工作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基本上我是属于比较懒得那种人,学点什么东西时间一长就忘,对各种事物都有浓厚的兴趣,却做不到纵向的专业深度。06年只是朋友介绍进入了一家互联网广告公司,当时也没想干多长时间。但现在想想,当初进入这个行业,并最终找到了策划这个职位是一件相当幸运的事情,无论是互联网各种层出不穷的应用,还是应对不同客户提出的不同需求、为他们提供不同的解决方案,对于我来说都是一件相当有意思的体验。

关于理想:趁着还年轻攒点钱,再过10年自己开一家苍蝇馆子,最好离家门口近点,炒菜太麻烦,直接卖烤串,每天晚上不管别的自己先开两瓶喝着,如果遇到像我们曾经那样海阔天空吹牛逼的没谱青年,我会走上前去,给他们一人开一瓶燕京啤酒,然后对他们说:“你们的创业想法不错,我来负责投资吧——我六,你们四。”

宝宝树:小宝

18人

那年今日

同类日记

日记分类

2017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2007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关闭 一名宝宝树销售创意员工的自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