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海 黄南 皇冠
  • 赛里木(康康) 7岁11个月阿依莎(莎莎) 12岁5个月

涵娅的宝宝树 » 日记 » 苏只的小河

发布成功!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躺着也能逛圈子,发帖回帖更方便

苏只的小河

阿依莎(莎莎)  12岁4个月小女生 赛里木(康康)  7岁9个月小男生 2020-04-16

的小河

文/涵娅

journal_insert_pic_1419209807
 

那是月光下一条闪着光的银色链子,优雅地环绕在苏只身上,冬日沉静、夏日耀  眼;那是阳光下快乐玩耍的淘气小孩,尽情奔跑在苏只身边,缠臂绕膝、寸步不离。儿时的很多记忆都留在那条小小的穿村而过的小河旁。

苏只,是循化县一个美丽的小村庄,我就出生在那里。

很幸运,学母语的那几年,我是在苏只长大。记忆中的老宅院儿里,春天满枝杏子青,偶尔摘来几个揣兜里塞嘴里,能让我们酸倒牙又乐此不疲;夏天满院花儿艳,蜂蝶萦绕,斑驳树影下吃凉粉、酿皮的记忆,这一生都忘不掉;秋天满屋大豆香,兜里的炒豆成了那时最好吃的零食,装有零嘴的小孩儿朋友格外多呢;冬天满墙阳光暖,我们在土墙旮旯里馒头就着手撕酸菜,吃得津津有味,偶有早醒的蜂儿飞来围观,吓得我以为来争食便撒丫子各屋乱窜……而最让我难忘的却是门前院后流淌着的那条清洌洌的小河。

那时的夏日里我们在小河边光着脚丫,在河水里扑腾着玩儿,笑声久久荡漾在快乐的小河旁。

奶奶说,流动的水能带走哈日啊木(撒拉语,即污秽)的。于是,大清早大人接来小河里的水,装汤瓶里,洗脸时看着清清的水从细长的瓶嘴里流泻而出,形成一股清凉凉的水绳子,乖巧地落入大人的手掌心,我总是抑制不住地开心,好像在观看魔术表演。不管手和脸多么不净,一汤瓶水往往就可以搞定。当他们放下汤瓶去忙碌,倘若瓶底还有点儿水,小小的我总会学着大人的模样,把衣袖挽上去,左手拿汤瓶,右手努力掬成碗状去接水,可我很笨,每次放下汤瓶,另一只手里的水全部跑干净了,洗脸成了抹脸,还没等我要毛巾,脸早已干透。倘若瓶里剩的水多一点儿,我就学大人的模样对着瓶嘴接水漱口,可总是学不会咕噜咕噜地漱,经常一不小心咕咚一口就咽下肚去,但是从未肚子疼或不舒服过。

老家人热情且爱交流,常常能看到大家蹲在自家门口的小河边,这家洗衣裳那家洗萝卜洋芋,隔着远远的距离大声说着话,好不热闹。这景象在田间地头也一样,隔着一片片田畦,大家亲热地打着招呼,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家常,手下的活儿一样也没耽搁。大声交流成了日常劳作当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曾听别人戏谑循化撒拉人嗓门大,声音大得吵过驴,我常常觉得这跟以前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

关于苏只的小河,在大脑深处定格的还有这样两次记忆。

一次是冬天,我和妹妹到庄廓边的林子里玩,河水溢出来的林间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滑冰场。有些冰面光洁如镜,能照出我们的小模样来;有些冰面定住了一颗颗一串串大大小小的水泡,让这些冰块格外美丽!这让冬日常常宅家的我们兴奋不已,两人玩得不亦乐乎,爷爷出现了!他穿过一棵棵树,从我身边绕过去,给了妹妹一巴掌,然后大声斥责,你姐姐身体不好,你还带她到这里玩,万一感冒了怎么办!这事被阿姆(即,婶婶)知道后,有些打抱不平地笑着跟母亲说,这样的事搁别人家都是收拾大的,咱家可好,居然收拾小的!从小体弱多病的我一直被爷爷奶奶当“易碎品”一样呵护有加。每当母亲讲起这件事儿,我内心充满了对爷爷奶奶深深的无法控制的怀念。

还有一次是在夏日,由于接连下雨河水暴涨。雨过天晴,我们几个小孩在屋后的小河边玩耍,结果我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河里,湍急的河流带着我到了下游一家门口,洗衣裳的大姐姐将小“落汤鸡”捞了出来,并赶紧抱送回家。之后,奶奶在农闲之余花几天功夫亲手缝制了一双漂亮结实的花布鞋,以答谢人家对孙女的救命之恩。而我依稀记得那天河水浑浊暴躁,水面与河堤一样高,有的地方都溢到路面,甚至阻断了人们前行的步伐。玩耍中的自己往后倒退,不记得怎么后翻钻进河里的。大人们讲给我听时,连吓唬带警告,我常常很后怕,幸好那天小河边有人,不然小小的我从此被吞没在那条小河里了。再遇到雨过天睛,出去玩时我就离暴躁的小河远远的,好像它张着大嘴随时准备一口吞掉小小的我。尽管如此,我还是记住了她大多时候都很温柔美丽的一面。

后来,我们跟着在部队的父亲离开了苏只。村里有些人家挖了井,家人挑来喝井水。又后来家家户户装了自来水,再看当年的小河变窄了许多。村道硬化后小河没有了像碗边一样圆润的边缘,那条承载了童年记忆、恋土乡愁的小河好像变得可有可无,河边似乎也少了孩童们快乐玩耍和悠然嬉戏的影与音。

在我九岁时,深爱我的奶奶过世。在我女儿两岁时,爷爷也永远离开了我们。凝聚亲情的老人越来越少了,而我曾因远嫁,有那么几年,回老家的次数少之又少,直至我回父母身边生活和工作,我的一双儿女特别喜欢农家小院里的牛羊猫狗、蚂蚁麻雀以及各种鸟儿和昆虫。每次回老家,他俩都开心不已。一次讲儿时的故事给他俩听,女儿很稀奇地跑到叔叔家门口老榆树旁的小河边看,河底里只有一股细流在静静地流淌,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流向哪里。现在只能叫她水沟或者小溪吧!女儿有些失望,不太相信,当年这里给了妈妈那么多的回忆。

苏只修了水电站以后,我带女儿去黄河边转了转,这里又是另一番景象,碧波涟漪、鸟儿掠水,蓝天白云乃至远山倒映在水中,俨然一幅山水画卷。

就在那么一瞬间,突然感觉自己和苏只也许早已经生疏了,但是无论熟悉或陌生,生活就像河水一样总是奔腾向前。只是那条小河化作一种叫“乡愁”的情愫扎根于内心深处,无论这里怎么变化,这里的人们如何变样,甚至那条小河都没了当初的样子,我依然难以忘却。因为,这种情愫有个美丽的名称叫——故乡!


journal_insert_pic_1419218079

5人

那年今日

同类日记

日记分类

2020年
2019年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2007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关闭 苏只的小河

扫描下载宝宝树孕育APP

有家的地方,就有宝宝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