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海淀区 皇冠
  • 顾典典 8岁10个月顾典典 8岁10个月顾典典 8岁10个月顾典典 8岁10个月

龟背竹的宝宝树 » 日记 » 骄傲如西班牙:塞戈维亚,随水风流

发布成功!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躺着也能逛圈子,发帖回帖更方便

骄傲如西班牙:塞戈维亚,随水风流

顾典典  8岁2个月小女生 顾典典  8岁2个月小女生 顾典典  8岁2个月小女生 顾典典  8岁2个月小女生 2017-01-12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979

那年,典典爸参与了纪录片《天人长安》的制作,还没杀青,遂顿开茅塞,回家急切地给我普及:原来唐代的长安那么多河,谁说西北干旱少水?!谬论。此后,我一旦提起西安的水系问题,典典爸都会回答最有说服力的几句话:八水绕长安呐!李白当时喝着酒,皇帝要召见,是坐着船被接到皇宫里的,唐诗里描写的景物现在找不到了。八水:渭、泾、沣、涝、潏、滈、浐、灞八条河流,它们在西安城四周穿流,属黄河水系。词条里的解释简单明了,可除了泾渭两河我有耳闻,其他六条的名字敲出字来都不容易,一字排开再看,全部是齐齐的三点水旁,只这,我就信了,那时叫长安的的西安赛过今日的江南。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796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915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589

但凡治理国家井然有序的政府,必对水系规划得清楚明白,甚至成绩斐然。这样的成绩虽已不能让唐诗情景重现,看到它们的遗迹却也不难,一千多年前的华清池,两千多年前的塞戈维亚罗马输水渠,两者相互印证着我的判断。前者倚靠着流了三千多年的骊山温泉,唐玄宗大兴土木,开池建宫引泉,变成了和杨贵妃双宿双飞的温馨地。而罗马,是世界上最早建立公共供水系统的国家,统治着塞戈维亚的古罗马人,巧妙地将瓜达拉马山上的泉水,用800多米长的双层输水渠导引到城里来。解决了城里生活用水问题,也繁荣了洗浴业的发展。

走进公共浴场,人们通常会用做操、打拳、摔跤来热身,沐浴完接着在浴场里聊天,赌博,享受奴隶的按摩,平民拉家常,商人谈生意,学者交流学术,有天然水源得天独厚,又锦上添花地懂得利用,洗浴业自然会发达得一派生机。

若不了解,常常以为它是一座桥,因为输水渠在我们的概念里通常是一根毫无美感的石头管子,长一些,粗一些而已,且照我们东方人低调的行为方式,该埋进地下才好。近一公里的输水渠所用的石头来自瓜达拉马山的花岗岩,每块1-3吨重,就地取材合情合理,建出166个圆拱门,上下两层120根立柱,全部的花岗岩没用一点点浆料粘合剂,一块块层层堆叠起来,两千年岿然不动足够观者哑然,那么至今还在为城里输水的经历只能再次用“伟大”来形容了。完美地阐释了那句话:闲置是最大的伤害。西班牙,每一天的感触里,心里轻而易举蹦出“伟大”的物件太多,这份众多并不影响它们被赞叹的程度,反而让我替这个重新认识的“牛头小国”,骄傲,再骄傲。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911

                          【坎迪多烤乳猪餐厅】
典爸的思路出发点终是离不开军事迷的路径,车刚穿过大屏风似的输水渠,就生出问题问领队:罗马人不会打井吗?要是敌人从城外断了水源怎办?格拉纳达不就是这么被打下来的吗?年轻的领队显然没有回答此类问题的经验,老实思索了一下,回答:还真没有罗马人打井的记载。西班牙的古城历史几乎都是以千年记,两千多年的塞戈维亚是名副其实的老城,古城,却不像我们中国的古城,井床林立,或者说古井越多,井口的勒痕越深,才越能说明这个古城之久之悠远。六七岁背诵李白的《静夜思》,“床前明月光”自己和老师从未怀疑过此“床”是睡觉的床。听马未都先生解读的此床其实是“井床”,四句连续想想,倒真是合理信服:月光投在院里的井床前,后句的“地上霜”在院中合情合理,不会在屋内,第四句的“低头思故乡”,顺理成章,躺在床上怎会有低头的动作?静夜的井床和古人遥对月光寄托思念之情,这样的组合是一座城市古意幽幽的恰当注脚。

靠在输水渠巍峨身躯下躲避正午的阳光,微风从身边盈盈掠过,阳光下水渠的倒影连绵有韵律,想起林达的那句评论,顿觉不假:只有古罗马人,会把一个纯属功能性的输水管道,变成一件伟大的石头工艺品。如此看来,心甘情愿冠以西班牙建筑以“伟大”的人,很多。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765

                        【塞戈维亚大教堂】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678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659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4745

             【马克,嵌在地面上的罗马军队出入城地标】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442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609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470

                         【白雪公主的城堡】

向着塞万提斯大街一直向里走,半个小时,能看到白雪公主的城堡。城堡围着绿色的建筑网,尚在施工。转身回来是树影婆娑的绿地,路边有随处可找到的饮用水池,它们通常不到一米高,按一下按钮,自来水从铜狮子口中喷流出来,几秒钟停止,再用再按,避免了浪费。正在为典在花前拍照,十几米处传来了七岁小男生队友委屈得近乎嚎啕的哭声,本能地认为是被蛇咬伤了?小男生的姥姥姥爷妈妈不停安慰:一个小虫子爬到胳膊上至于这样吗?让典典笑话。才明白,是无名小虫惹的祸。一路和典玩得投缘的同龄人如此悲伤,我不打算走过去客气地慰问一番。男生,也包括女生,像典,每次不顾旅途疲惫地带她出来旅行,并非是让她对没有亲身经历过的历史文化倒背如流,仅仅是希望在她幼小的心里,看一看坐在家里课堂里不曾感受到的,这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这样那样生活着。而后懂得自己不要画几笔就扔掉一张白纸,公共水管下洗完手,顺便把旁边别人不关的水龙头关掉。懂得什么事才值得大哭一场,什么事最好视而不见。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576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403

【纪念卡斯蒂利亚人民反抗拿破仑法国侵略军而建的纪念碑】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342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4965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4860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208

饮水处旁边是个社区儿童游乐场,典看见了滑梯转椅的一刻,完全进入了找到此行真谛的状态,上来下去滑滑梯,满头大汗不觉累。我提醒着:你几岁了?这是给幼儿园宝宝玩的啊!路牌上有“Barrio de la Juderia”——犹太人区。科尔多瓦,塞维利亚那些安静的街巷庭院,摆满鲜花的窗户,栅栏,都是犹太人居住区。1492年,女wang伊莎贝拉和丈夫斐迪南统一了西班牙,夫妻俩签署了现在看来并不明智的“宗教改革”,命令西班牙的所有犹太教徒如果不改信天主教,就在四个月内离开西班牙,且不能带走任何财产。二十万犹太教徒是西班牙最精明勤劳的商人和手工艺人,他们的流离失所,使得西班牙经济遭受了一次不可避免的重创。

犹太人的精明追根溯源跟他们对孩子的教育方法离不开。像典这样七八岁的孩子,自己还没拿钱买过东西,不知道钱为何物,以为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东西,而犹太人的孩子在这个年龄已经被父母鼓励着去挣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了。比如做送报纸的工作,送了一阵,爸爸会对他说:不如顺便推销车牌保护罩?拿了五个去卖,经常碰到被拒绝,但只要卖出其中一个,就是成功——小小年纪便得到父母类似的熏陶。难怪有那句话“世界的钱在美国人口袋,美国人的钱在犹太人口袋。”

读林达的《西班牙旅行笔记》,对犹太人的定义又有翻覆“人们总是有一种误解,认为犹太人很商人气,因为只要他们经商,总是很成功。其实在犹太人的传统文化中,他们非常重视人文方面的成就。甚至很多家庭对经商有偏见,唯有这个家庭出了一个教授,一个医生,一个学者的时候,他们才觉得光宗耀祖了。他们非常重视精神上的内在探索,他们的宗教传统更为内省,更为根深蒂固。”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4794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4710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4577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4497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4423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4143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999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962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930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822

塞万提斯大街鲜明的主题是“猪”,杯盘,存钱罐,大多数的礼品上都有小猪出现,塞戈维亚烤乳猪是我们即将到来的午餐。输水渠脚下的坎迪多餐厅是家吃烤乳猪的百年老号,开业时间1786年,听起来倒吸一口凉气,还是这栋小楼,还是父承子业的家族在经营,两百多年,就这么风雨无阻地走过来了吗?!中年的坎迪多先生一身白厨师服,白围裙,不善言辞,忙里忙外,招待着午餐时间蜂拥的食客。我们坐在一间很小的餐屋里,深褐色的木椅子磨得光滑无棱角,椅背上阴刻着族徽,族徽左侧部分是一只侧躺形状的小猪。墙裙四周摆满了咖色镜框,西班牙国wang卡洛斯的亲笔信,店主与美国前总统老布什、与施瓦辛格的合影,或是餐饮业的某个奖项,静立其中。令海明威流连的餐饮店,再有多少国wang王hou,要员政客,明星们光顾,都不足为奇了。屋里的一切笼罩在一股幽淡的琥珀色下,连塑成输水渠圆拱形的白墙围,在这里也会感染上一层由手艺精纯赢得的荣耀光环。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5845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726


journal_insert_pic_578662610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450
不俗的味道从第一道汤开始:十五世纪的卡斯蒂利亚汤,融化的猪油或食用油在平底锅里,加大蒜,炒到金黄,加著名的卡斯蒂利亚火腿和面包片,煎两分钟,加甜椒粉,倒入高汤至熟,最后加入煮好的鸡蛋。等到烤好的乳猪上场,大家的目光被坎迪多家族第四代传人,86岁的安东尼奥
坎迪多老先生吸引,一身藏蓝色西装,胸前佩戴着金闪闪的大奖章,粗粗的颈链沉甸甸夺人眼目,微笑着用英语问我们是从上海来的吗?自己去过上海。右手拿起白盘子,大家赶紧举起手机相机,老先生那份神态简直不像是厨师在切食品,很像登上奖台来领国wang颁发的属于坎迪多家族两百多年的荣光。

老先生单手利索地用白瓷盘边沿在嫩嫩的乳猪身上一横两竖切成六份,然后高扬起盘子一抛,清脆的一声,盘子四分五裂溅了一地。赶紧滕出手鼓掌,出发前就学习了摔盘桥段,这是最高级别的欢迎仪式,也显示出乳猪的脆嫩,所以并不觉得错愕。

分好的猪肉送到眼前,不加任何佐料,出生不到二十天的小猪肉色泛着灰白,皮焦黄,脆且韧。典不走寻常路,对入口即化的肉没兴趣,偏爱吃咬起来颇费周折的猪皮。我们除了可以随便喝的红酒,找不到任何可以解腻的办法。原则上和我们的烤鸭属于截然两种吃法,烤鸭虽滋滋流油,好在有黄瓜段,葱白丝,甜面酱解腻提味。午饭匆匆,典爸一直牵挂着桌上剩掉的半瓶红酒,要知道,公元四世纪,西班牙人已经把葡萄酒当水喝了。回了家,我绘声绘色地给老妈讲起烤乳猪餐时,老妈丝毫不为高贵的礼节和新鲜的口感所动,皱着眉说:太残忍了,我可受不了这个,不吃。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811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770

journal_insert_pic_566669813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487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510
午饭后回马德里,车行二十分钟停下,附近有个修道院,雪藏了本纯金的《圣经》,大多数队友想去一饱眼福。我们在停车场周边的小区闲走,一大块金子离我很远,《圣经》愈加遥不可及。半小时前的西班牙红酒还在作用着我的身心,不加思索地步行在犹太人摆满瓷盘花篮的小庭院,却看不到一个主人,把镜头伸进漆着黑漆的卷花铁艺栅栏,尽量没声响地拍下这一幕;典不喜欢上来下去的坡路,觉得腿的劳累无形地翻了倍,一个巧克力冰激凌在手,眉开眼笑,体力立时恢复。仨人和同行的老阿姨走到自来水边的石凳上乘凉聊天,算是一天中惬意的一段。

马德里的魅力不仅来自这个城市本身,住在马德里,每天早晨走上一个多小时车程能看周围的古城,北部的塞戈维亚,西南方的托雷多各有特色。有时间再看看西北的阿维拉——西班牙最高的城市,东南的昆卡——拥有西班牙最大的森林,小城市的市民在五万人上下,狭窄的街道舒朗惬心,如火的阳光肆意逍遥,念一遍小城的名字都叫人欲罢不能。教堂,古城墙自是必不可少,奇妙的是,回来重拾照片,不看日期,绝不会搞混一个必有建筑。

读到三毛在《雨季不再来》中的一节,圣诞节前,坐了晚上九点多的火车从马德里去找朋友夏米叶,十一点多下车,看见满地积雪,“我先到教堂前的广场站了一下,枯树成排列在寒冷的冬夜,显得哀伤而有诗意。”她当然知道,“这个在雪山附近的小城,在西班牙所有美的小城中,以罗马式建筑及古迹著称于世的。”塞戈维亚有她想念的朋友,再高大的输水渠也要排在朋友之后欣赏。塞戈维亚于我的主题,毫无悬念,是不远万里来看的罗马输水渠,外加一顿“残忍”的烤乳猪餐,便觉西班牙天高地阔得看不尽说不尽了。庆幸有海明威的偏爱,暂且释然了。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541


journal_insert_pic_566633581



journal_insert_pic_579352767




 


 

2人

同类日记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关闭 骄傲如西班牙:塞戈维亚,随水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