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朝阳区 铂金
  • 两亩田 10岁10个月

两亩田的宝宝树 » 日记 » 我的双胞胎纯母乳喂养经历。

发布成功!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躺着也能逛圈子,发帖回帖更方便

我的双胞胎纯母乳喂养经历。

两亩田  1岁4个月小女生 2010-02-05

          halolo说以后多写点双胞胎母乳的文章。嗯,对,得写写,给那些即将成为双胞胎的妈妈们鼓鼓劲儿。如果想让两个宝宝生下来带起来不那么辛苦,想让两个宝宝共处一室,想让两个宝宝都和妈妈亲密无间,那么必须坚持母乳喂养,哪怕混合喂养。既然双胞胎都可以实现纯母乳,那么一个宝宝的妈妈真的就更可以了。

         过去,没有奶粉的时候,要是没有奶就只能吃米汤,妈妈们还都能坚持母乳喂养,而且都喂到好几岁,甚至有的上学了还回家吃几口奶。那时候的孩子很好带,妈妈们在地里干活,后背就背着宝宝们,如果是在做手工之类的活,宝宝们在不远处自己玩儿,想吃了自己从后面钻过来就吃上几口。现在用科学理论来解释,这不就是母乳喂养到孩子自然离乳,把孩子穿在身上,依附性养育的基础么。反倒现在很多人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个道理,却退化了呢?

        经常听到很多人说我就是奶不够,孩子饿,不好好睡觉,长得不好,甚至肠胃不好等没有母乳的说辞。过早断奶的就是因为上班,孩子不好好吃饭,不好好睡觉,粘着妈妈等,所有的问题都归罪于母乳了。搞得我们有时候很多话只能说给那些正在怀孕的准妈妈们。只有这些像我们这样还在坚持母乳,并且真的体会到母乳的好处的妈妈们还在极力的宣传母乳,甚至有时候不能淡定。

        如果当初生两亩田之前能看到现在的论坛,或者在我母乳的时候能有人来鼓励我的话我可能不会有那么迷茫和痛苦了。怀孕的时候我就非常坚定的认为我一定会有奶的,所以那时候真没有更多关注母乳喂养的文章,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在如何不让两个宝宝早产上。直到两亩田出生以后,才把重点转到母乳喂养上。

       回忆生两亩田的过程,有惊无险,但是由于当时情况紧急,两亩田只和妈妈见了一面就送到儿科去监护了。没有让孩子第一时刻来吸吮和刺激,这可能是我母乳喂养困难的第一个原因。在医院住了三天院,全然不顾自己伤口有多疼,只想着如何能下奶拿去送给宝宝们。

      前三天,热敷,按摩,喝汤,挤,吸但是乳房空软,连一点点初乳都没有。其实同病房也有孩子在儿科的,可人家一瓶一瓶吸出来给送去。我看着那个着急啊。当时心里想着,可能是情况紧急,剖腹,母子没有共处一室才会这样的,孩子出院就好了。

     第四天,我出院了,同时女儿也没事一起回来了。高兴,有女儿吸就好了。当女儿第一口吃上我的奶的时候,我激动的都哭了。就这样一直让女儿从下午吃到半夜,可是真的是一点都没有,看着她哭的样子很心疼,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准备奶粉,可见我母乳的决心。半夜11点钟,一个朋友来给送了两桶雀巢能恩金盾。赶紧给冲了30毫升。这之后的三四天女儿吸,我挤,吃遍了我听到的各种催奶的偏方,但仍然无济于事。我的乳房就是空软,连一个小块都没有。

      第七天上午,宝爸去医院询问儿子的情况,医生说最好给儿子送母乳过去他的消化不太好母乳好吸收,女儿在家可以吃奶粉。那天下午全家人集中在我的乳房上用力的挤了,当时挤出来就是用注射器一点点抽一下,一个下午把我给疼的啊,可是就这样才挤了不到2毫升。我怕被笑话不让宝爸送了,但宝爸执意要给儿子送到医院。说哪怕这一点点也要让儿子吃到,想起来真是可怜。

     第八天到第十天,我每天都不停的挤奶,女儿每天都在吃,可就是没有效果。女儿似乎也知道妈妈的奶没货,张着嘴哭也不吸。起初,我拿小勺滴一滴到嘴里,尝到味儿了才给吃几口,要不停的顺嘴角滴进去才能哄着她吸吮刺激。后来,为了不让女儿饿着,或者产生乳头错觉,我买了很多点滴用的软吸管,去掉针头,在女儿吃奶的时候一边插到她的嘴里,一边插到奶瓶里,通过吸乳头吃奶粉。这个方法是我自己发明的,但后来看到很多医院也实行这样的方法。不过当时可累坏了姥姥,只要吃奶姥姥就拿着这套工具在旁边蹲着。

     十天的时候,我依然像以前一样晚上醒来就挤,因为奶少,只能一点一点的挤,挤出来用注射的针管吸,一个晚上挤了无数次也就6毫升,老公早晨起来赶紧拿到医院给儿子。呵呵,其实后来医生说送去的时间长了怕酸了,医生都没敢给儿子吃,但是儿子啊妈妈爸爸当时也就能做到这里了。
   
     十一天儿子也出院回家了,我本想两个宝宝这下同时吃肯定会有的。但是情况依然没有什么好转,我依然没有涨奶的感觉,孩子们吃不到饿得就哭。那时候就姥姥和奶奶两个人,我们也没有找月嫂和保姆,现在想起来没找也对了,万一找一个意见不统一的打击了我喂奶的念头还得不偿失了。好在我家上上下下老老小小一致认为我肯定会有奶,其实后来他们告诉我,心理上他们认为我是不会有了,只是在我面前鼓励我。

    我那时每天什么不想,就想着如何下奶,吃的汤啊,药啊的,都长我的身上了,胖的和猪一样,咋就不成牛呢。两个宝宝每天也都长在身上,儿子只要吃奶粉就消化不太好,但是也没有办法,孩子们每天还是从我这里吃着奶粉。13天的时候社区医生上门回访,看看我的乳房,还是软软的,直接说我可能不会有奶了。事实上,我当时也很焦虑,自信心真的受到很大的打击。但是,有一点让我最终坚持下来了,就是只要我看到孩子吃奶粉,我就难受,觉得对不起孩子。

     第十三天之后,我开始改变了一下策略,就是晚上我一个人到另外一间房子去睡觉了,看看是不是两个宝宝劳心,休息不好的原因。但是一个晚上我依然会多次醒来挤。每天老公回来就开始给我按摩,从根部挤到顶部,我拿着注射器吸。情况真的是一天比一天好,这时候每次都能吸到一针管了。但是孩子在吃的时候依然是没有吞咽的声音。我没有放弃。

     到了第十八天,哈哈,终于没有辜负我们全家的努力。上午11点的时候,我抱着儿子吃奶,突然听到儿子咕咚咕咚大口大口的吞咽了。我喊来全家人,一挤竟然喷出一小股。谁能想象我那时候的心情啊。老公乐的赶紧去买甲鱼了,因为前一天喝了甲鱼汤,哈哈,他以为是这起作用了。其实我想肯定是坚持的结果。但是情况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好,第二次的吞咽却等到了半夜1点。可至少我的信心大增了。

    但是月子里,还是不够两个宝宝吃的。出了满月以后,我的身体恢复的也好些了。白天我就坐在沙发上等待宝宝们来吃,因为真的不是特别多,一吃累了他们就睡了,可放下就醒了,我就又抱起来。这时候朋友们就电话说了肯定是吃不饱饿的,赶紧给加奶粉。就是我当初坚持的时候很多人也和我说她们当时能吸出来50毫升最后都不够孩子吃,这样的话我真的听的太多了。我当时怎么就没有遇到一个给我信心的人呢,好让我在当时不那么痛苦。但是我没有听,原因还是只要孩子喝奶粉我就难受。
 
      就这样,我一直坚持着,奶也越来越多,我的愿望一点点实现。先是怎么不涨奶呢,后来涨奶了。后就说怎么不漏奶呢,后来睡醒衣服被子都湿了。之后又想怎么一挤奶不像人家那样喷泉状呢,后来也一挤就好多股。再后来就是怎么这样了还从来没有来经的感觉的,呵呵,很久以后也开始顶不住了。我的每一个愿望都慢慢的实现了。
     
       奶真的是越吃越多的,前店后厂,需求决定供给,我家宝宝从来吃奶没有时间控制,饿了我就给吃,奶涨的时间也就越来越短了。到两个月的时候,两人都不加奶粉了。可是即便那样那时候他们吃奶的时间仍然是不到一小时就吃一次,从来没有超过两个小时的情况,如果当时没有定力也就给孩子加奶粉了。但是考虑到没有耽误他们长也就辛苦辛苦而已。三个月时两个宝宝突然就拒绝奶瓶,只认妈妈的奶了。这下好了不用担心够不够了,别无选择。就这样两宝一直纯母乳喂养到5个半月的时候我开始给他们加了辅食,一直到现在马上17个月了,我依然坚持母乳喂养,晚上左右各一个宝宝,醒来了我就给吃几口,太有成就感了。

      虽然是两个宝宝,但是他俩身体很好,抵抗力强,不胖也不瘦,长的也结实,和妈妈的感情咣咣的。曾经也非常困惑过一晚上醒来无数次,但是在宝树里看到那么多和我一样的妈妈和宝宝,觉得无所谓不影响孩子睡眠和长身体。过了那段担心以后,现在孩子白天累了还真就醒的次数少了。一天天大了,白天对奶的需求也不高,晚上全家人睡眠都不影响。半梦半醒两个宝宝就都解决了。真是太好了,太实惠了,一年多来,省了多少奶粉钱啊,省了多少保姆费啊,省了多少夜间醒来冲奶的麻烦啊,省了多少哄孩子的费力啊,更省了多少次晃悠两宝睡觉的辛苦时间啊。

       现在每次我劝说那些母乳妈妈纯母乳的时候都会给我很多理由,其实归根到底一点就是坚持,信心,还有全家人的一致声音,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孩子是咱自己的,如果要是真为孩子好,就别轻言放弃。还有那些迫不得已断奶的,想想既然妈妈都做了,真不差这多喂个一年半载的了,有什么困难能抵得上母子之间的这段幸福时光啊。过了一岁吃奶那才能体会到母乳更多的作用呢,曾经我也想过折中一下一岁半断奶,但是这越喂好处越多,让我现在断我都舍不得了。等到若干年后,我这个奶牛妈妈的称呼将会是我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给孩子最好的第一课。曾经纯母乳两个宝宝,我都为我自己感到骄傲和自豪,那些付出现在想起来就一个字,太值了。

 

    另外:插播一下,恳请读到这里的妈妈们帮我一个忙,是我最近在做的一个研究项目,也是因为生育后在就业和儿童发展方面面临着很大的矛盾,才把专业转到这里的,希望妈妈们抽出两三分钟的时间帮我答一份问卷,女性就业和儿童发展的研究也将会有你们的一份贡献,不胜感激。这份问卷的截止日期是2013年11月1日,再此之前来过的妈妈们帮个忙好么?再次表示感谢。 http://www.sojump.com/jq/2634122.aspx          

33人

同类日记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关闭 我的双胞胎纯母乳喂养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