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海 普陀 皇冠
  • 元杰宝贝 12岁3个月

伍佰木雨林的宝宝树 » 日记 » 我的母亲

发布成功!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躺着也能逛圈子,发帖回帖更方便

我的母亲

元杰宝贝  4岁11个月小男生 2012-01-28

今年的春节,我留在了上海,因为答应了父亲,更是因为知道父亲走后,逢年过节母亲会更加的难过。

母亲总在我耳边念叨着:要是你父亲还在就好了,正是他享福的时候啊!

母亲在我的面前大哭了一场,我知道她哭出来也许会更好些。

母亲这辈子活得真的很辛苦!

母亲年轻的时候正是上山下乡的那个年代,作为家里的长女,为了照顾两个弟弟,为了贴补家用,偷偷拿着户口薄报名去了黑龙江的小兴安岭。登上火车的时候,外婆急的紧紧的拉着年仅十六岁的母亲万般不舍。

母亲婚后,为了我和哥哥放弃了回沪的机会,辛勤为了我们这个家操持着。记忆中母亲总是清晨五点起床,给我和哥哥准备上学的早饭,学着养鸡、学会种菜,这些似乎对一个从大城市长大的孩子来说都是种生活的磨练。在我和哥哥双双考上大学时,母亲又毅然踏往北京的打工之路……

想对母亲说:父亲走了,你还有一双儿女啊,我们会好好照顾你,你一定要好好的。

在整理父亲的诗集时,看到了父亲写给母亲的一首诗:《手,一双勤劳的手!》

看完之后更加觉得:我的母亲,真的很伟大!


journal_insert_pic_24434446

 

手,一双勤劳的手!(08.3.13)


我握起一双粗糙的手,
那是一双与我牵手走过三十五个冬秋的手。

一九七二年的冬天,
我第一次握起这双手。
这是一双上海姑娘的手,
它纤细、柔软、光滑、灵巧。
它的主人面容端正、身材高挑,
脸上不时露出善良的微笑。
机缘使我们走到了一起,
并决定从此牵手同走生活的大道。
就是这双手,
亲自绣织了帐沿、枕套,
细心地协助我,
一同编织了新的爱巢。

1973年春婚后的妻子,
开始为我这个贫寒的家付出辛劳。
新婚不久,
她返回黑龙江继续接受兵团生活的煎熬。
她回到南方探亲,
带回了节俭下来的钞票。
还有东北的黄豆、蘑菇、葵花籽......
装满了几只大小旅行包。
探亲后妻又回到东北,
为了养家糊口去挣那少得可怜的钞票。
这年夏天我奔赴边陲,
看望日夜思念的爱妻珍宝。

夏去冬来,
她辞别了塞外的寒风雪飘,
妻子留在了南方,
等待十分难办的商调。
她不愿吃闲饭,
完全没有大城市女性那种故作高傲。
她脱去鞋袜,
卷起裤脚,
踏进刚刚犁开的水稻田,
把那双细白的手,
伸进污泥把肥大的蚯蚓寻找。
她喂养的白鸭看见主人捉来美味的食料,
快乐地呱呱欢叫。
鸭子见着风地快速生长,
成了家中餐桌上的美味佳肴。
她买来一群小鹅,
手拿竹竿放牧在野外小道。
无论是刮风下雨,
还是烈日高照,
总能看到她在远处,
赶着鹅群来回奔跑。
她踏着朝阳,沐着夕阳,
牧鹅女更美更娇。
辛勤的劳作晒黑了脸颊,
手也渐渐粗糙。
风吹、日晒、雨淋,
妻日渐消瘦、枯槁,
清贫的生活虽然艰辛,
她的脸上总是常常挂着微笑。

从春熬到冬,
终于盼来了在别人看来几乎无法实现的“商调”。


journal_insert_pic_73538494

 

 

 

 

 

1人

类别:妈妈随笔

那年今日

同类日记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关闭 我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