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西城区 皇冠
  • 乐乐 10岁7个月

宝贝儿的美丽人生的宝宝树 » 日记 » 新生命的诞生

发布成功!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躺着也能逛圈子,发帖回帖更方便

新生命的诞生

乐乐  孕39周6天小女生 2008-09-22

预产期已过了七天,小家伙还没有任何动静,我们听从医生的建议,准备催产。

 

住进了单人病房,老公就在我身边,一切都显得有条不紊,我在耐心的等待小宝宝降生的那一刻,期待着那种美妙的感觉。

 

为了度过这个漫长的夜晚,我们准备了阅读的杂志和补充给养的点心,无心睡眠是此刻的感受。过了一会儿,医生开始给我进行胎心监护,并且告诉我们抓紧时间休息,如果产妇对药物敏感的话,后半夜就没得睡了。

 

晚上10点,医生准时来给我上药。我和老公通过眼神在彼此安慰和鼓励着对方。时间一点点过去,我们仍然没有睡意,可能是太兴奋了,也或者是蚊子的滋扰让我们难以入睡。在我的不断劝导下,我慢慢听到了老公轻微的鼾声,我知道他已经快睡着了。

 

凌晨1点多钟,我开始感觉到肚子一紧一紧的疼痛,我知道宫缩开始了。看着老公熟睡的面孔,我不忍心叫醒他,我相信自己的忍耐力和承受力。到了2点多钟的时候,宫缩开始一阵紧过一阵,我也被疼痛折磨得痛苦不堪,看着病房墙上的时钟,我“度秒如年”。我终于忍受不住叫醒了老公,让他帮我叫医生。医生非常怀疑药物的反应速度在我身上会是如此迅速,因为隔壁病房里一个同时间和我上药的产妇还在安稳的睡觉,所以她还是让我坚持一下。躺在病床上的我身不由己,任由这种疼痛一阵阵侵袭着我。宫缩来时,那种疼痛排山倒海,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恐怕无法体会。我开始用尽各种孕前书本和课堂上学来的本事,试图分散注意力,减轻疼痛,我尝试着调整呼吸,甚至是忍着剧痛弯着腰,扶着墙在病房里慢慢踱着步子,然而这一切在此刻都无济于事。我再一次躺回到床上,紧握着老公的手,嘴里不停地吸着冷气,我想当时我的表情一定极其痛苦,面容可能也是扭曲的。老公不住地用纸巾为我擦去额头上渗出的汗水,另一只手紧紧握着我,通过力量传递给我信心和勇气。3点多钟医生来查房,说宫口已经开了三指了,3点12分,我终于忍受不了疼痛,要求将药物取出,医生说接下来再疼,就是自然宫缩不是药物的作用了。

 

医生走后,病房里只留下我和老公,我庆幸自己在此刻能有家人的陪伴,我感到温暖,我并不孤单,我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但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却无人能分担。我开始呻吟了,到后来不得不叫出声来,我的双手想在空中挥舞,似乎这样可以将疼痛挥散,小腹连着腰背纠缠着,被一种莫名的东西撕扯,这种疼痛难以名状,宫缩的时候,每次呼气我仿佛都感觉到有东西从下边探出头来,我在想是不是孩子的头已经出来了?医生仍是每2个小时查一次房,在这两个小时里,我感觉时间似乎凝固了,为什么墙上钟表的表针像是蜗牛在爬?5点的时候,终于盼到了医生,看了看说已经开四指了,老公对医生说她疼得厉害,但我的疼痛在医生眼里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此刻我不知道还能干些什么,除了忍耐还是忍耐,然而我们也似乎看到了希望,感到这种疼痛的价值,我们期待宫口开得再全些,期待小宝宝瓜熟蒂落。

 

又经过2个小时痛苦而漫长的等待,7点本是医生来查房的时候,但因为已是上班时间,医生的其他工作陆续开始了,我被一种强大而执着的,想要自己生产的愿望和信念支撑着,在痛苦中等待医生查房,了解我的情况,作出判断。7点半妈妈也赶来了,在她看来本以为能够安心入眠的女儿,不曾想却是经历了这样痛苦的一夜。老公在我身旁也是彻夜未眠。

 

7点半,一个医生来了,看了看,又来了一个医生,看了看,我不知道自己的下身成了什么,被人一次又一次地用手在里面探究,最后终于盼来了我的主治医生,我从怀孕开始的每次检查都是她在进行,可以说比较了解我的情况。在一个医生的辅助下,她们要求我在宫缩的时候像排大便一样用力,起初我领会错了意图,还在用呼吸法进行短促的呼-吸,为此还遭到了一个医生不耐烦的斥责,疼痛的时候不知道她还想要求产妇有什么样上佳的表现,因为疼痛也让我没能记住那张可恶的脸。我浑身汗湿,在老公的提醒下,我学会了用力,借每一次宫缩,屏息,用全身之力将胎儿下压。我看着老公,伴随着他大幅度的示意动作,完成了每次的用力。宫缩过后,疼痛也止,这时我只需闭上眼睛,积攒力气,等待下一回合。经过诊断,此时,我的宫口已经开了八、九指了,但是胎儿入盆的位置却是不佳,医生希望我通过这种下压促使婴儿入盆。经过几次努力,效果都不理想。最后我的主治医生建议实行剖腹产,她说有产瘤,如果强行自己生的话,孩子恐怕有危险。(事后我对产瘤的理解是,孩子在入盆的过程中,头偏离了方向,好像螺丝和螺母,拧错了环儿,孩子如果还继续向下用力的话,因为找不到出口,头上就会顶出包来,发生危险。)这个决定对我而言,好似晴天霹雳,没想到我一夜痛苦的等待换来的却是要实行剖腹产,这与我和老公的意愿背道而驰。但是,在这种时候,医生的话是最权威的,我们别无其他选择。

 

当天正是我的主治大夫出门诊的时间,但是即便如此,我们仍然非常希望由她为我做手术,不仅是因为她了解我的情况,而且她缝合伤口细腻是出了名的。我永远忘不了老公将一个红包匆匆放入医生口袋的瞬间,也忘不了老公急切和诚恳的话语“拜托了,您费心!”不知道是我这个产妇曾经给大夫的印象深刻还是红包起到了作用,医生安排好了手术室,联系了麻醉师,并委托另一医生替她出门诊后,开始为我准备实施手术了。几个护士为我清洗了下身后,艰难地把我抬到了一个手术车上,我清晰记得回头看时床上留下的那滩鲜红的血迹。

 

我被护士推着辗转2座住院楼去往手术室,到了门口家属被拦截在门外,当时这个突然的决定让我们忘记了曾经想让老公陪产的计划,接下来的时间,都将是我独自面对。手术室里先是麻醉师对我进行了腰椎麻醉,当时宫缩的阵痛还没有停止,我伴着疼痛,艰难的配合着医生完成身体的各个动作,或是移动身体,或是将身体蜷缩以方便她找到穴位。随着左腿的一丝发麻,一股暖流从屁股流向双腿,随即我的下身便没了知觉。

 

然而我的意识却是清醒的。我清楚地记得还曾向医生表达没能自己将孩子生下的遗憾。伴着手术的进行,没过多久,我便听到了一声清脆响亮的婴儿啼哭声,随着哭声,我的泪水喷涌而出,情不自禁地开始抽搐,难以自己。十月怀胎的孕期反应我不曾落泪,痛苦难耐的宫缩我可以忍耐,只有呻吟没有泪水,然而就是这样一声啼哭,却有着震动天地、憾人心肺的力量,可以让坚强的人内心变得柔软,不堪一击。护士把小乐乐包好抱到我的身边,告诉我是女孩,很健康。我下意识地扭过头来,想仔细看清这个让我历经苦难,苦苦期盼的生命,但是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已记不清我们母女相望的那第一面,但是清脆的啼哭却久久在我内心回荡。医生感到了我肚子的起伏,安慰我说,别哭了,否则会影响缝针的。做了母亲应该高兴呀,一定是激动的泪水吧。她们哪里知道,此刻的我百感交集,内心万分复杂,起止激动那么简单,泪水中还伴着一丝委屈。

 

“乐乐,我们终于盼到你了!这一刻来得太不容易了。”往事不要再提,我只求一个健康快乐的你。此刻,我如释重负。我感到了生命的力量和母亲的伟大。之后,我昏昏欲睡,隐约听到医生清点手术器具的声音,等我醒来时,是躺在恢复室里,大概一个小时的时间,麻药的反应基本恢复正常,我被推出了手术室。门外等待的人群中,我一眼便看到了憔悴的老公。他冲上前来,紧紧握着我的手,我们相视无语,泪水早已浸湿我们的双眼。我知道他心疼我,他理解我受的苦和内心的委屈。我哽咽着对他说:“医生说了,乐乐也是经过宫缩挤压的,不同于直接剖腹产的婴儿,抵抗力还是不错的。”我知道因为我没能将孩子如愿的生下,他也有遗憾。我们希望自然生给乐乐一个最初的抵抗力。

 

在护工的帮助下,老公将我推回了病房,妈妈、姐姐还有婆婆都来了,她们一直在焦急的等待我。因为麻药的关系,我整个人瘫软在床上,除了意识我周身麻木,她们告诉我乐乐3525千克49.5公分。我扭过头,看着睡在摇篮里安静的宝宝,一种幸福的感觉蔓延过来。

 

看来,生命是必须用疼痛来纪念的,而这种疼痛,无以言表。而生命又必须用心去呵护,因为她的到来是跋山涉水、日思夜想的结果,是相爱的人爱的结晶与见证。

 

 

  

0人

类别:孕之味

那年今日

同类日记

日记分类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关闭 新生命的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