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西城区 皇冠
  • 乐乐 11岁2个月

发布成功!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躺着也能逛圈子,发帖回帖更方便

寄哀思

乐乐  4岁10个月小女生 2013-08-03

 

 

 

 

这是一篇迟迟未曾落笔的日记,我的心情是复杂且沉重的,在这样一个充满生机与活力的宝树平台,一切都是欣欣向荣,充满生命力的,所以,我以为,她应与死亡距离很远。因此,我不想在这里记录那些生离死别,只想把这份悲伤留在心底。然而,时间纵然可以将悲伤掩埋,却无法抹去心底时常泛起的思念。

 

我的爷爷去世了,在那个天气阴沉的早上(2013年8月1日),五点,我们被电话叫醒,匆忙的赶往医院,踏进病房,看到他安详的沉睡面容,身上披着白色的单子。我的心如刀绞般的疼痛,泪水涌出眼眶,可是,我只能在心底默默呼唤他,没有声嘶力竭的恸哭,却是一样的心痛,我知道我的呼唤此时此刻也无法将他唤醒。或许,这样的离开,对他老人家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一个月前,爷爷开始拒绝进食,每天只喝一袋牛奶,慢慢发展到拒绝所有人碰他的东西,即便是我们递上的水,他也愤怒的摆手,他要自己来,可是,时间久了,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滴水不沾,茶饭不思,对于一个九十岁的老人来说,是对体力的考验,是耐久力的考验。在他意识清醒的时候,我们要送他去医院,就医、诊疗,哪怕只是向他体内注入维系生命的营养液,也是好的,可他始终摆手,在有气力的时候,甚至用不离手的拐棍挥舞,告诉所有人,我只要留在家里。120,打了两次,医生已经来了,出诊并不成功,因为爷爷还有十足的力气把他们轰出家门。医生看着瘦骨嶙峋的爷爷,没有说出这是奇迹,也心生几分敬畏,这哪里像是一个月没有进食的老爷子?!

 

我们也曾想,既然留在家里是爷爷的意愿,只要他不痛苦,我们就不勉强,然而,每况愈下,突然有一天,爷爷开始呕吐,在请了老家的医生为他就诊的时候,他居然顺从的伸出手臂,让人号脉,乖乖的冲人微笑。一切来得太突然,第二天,爷爷就被送进了医院,躺在急诊室里,身体的一切机能都很正常,心跳、血压、脉搏,只是脑部CT显示,严重的脑萎缩,我想这不足以解释爷爷目前的状态,年纪大了,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脑萎缩吧。

 

住进了医院,照顾起来就更奔波一些,爸爸、叔叔、姑姑、姑父,全家人,每天都轮着班的往医院跑,晚上,也是两班倒,睡眠时间和质量直线下降。然而,就是这样的照顾,也没能减缓爷爷离开的脚步,他或许不想让家人为他太过辛苦吧,在住院后的第四天,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我相信爷爷他是幸福的,奶奶生前,对他的照顾细致入微,奶奶去世后,爷爷和大姑一起生活,大姑就像奶奶一样照顾着爷爷,变着花样的做好吃的,总是把爷爷收拾得整整齐齐,居住的环境也是清爽干净的。四世同堂的大家庭,我们每个周末都会去大姑家坐坐,看看爷爷。即便他一天天老去,相伴的日子由一起聊天,到坐在椅子上看着儿孙欢笑,再到最后只能躺在床上等待我们问候他,然而,我们始终在一起,他不曾离开。

 

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他不再进食,急坏了大姑,眼泪流了又流,为爷爷做了一辈子的饭,到最后他却不吃了,怎样的纠结与伤心。爸爸的腰伤尚未痊愈,就开始晚上护理,紧紧握着爷爷的手,像是一个劝导孩子吃饭的家长,一遍遍的在他耳畔叮咛。老小孩儿说得就是这样的老人吧。叔叔消瘦了不少,面对爷爷偶尔暴躁的脾气,真的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又回到了童年,那个被父亲训斥的年代,这时,爷爷充满了十足的威严与成人的力量。我们说,爷爷糊涂了,他开始回忆,他要找他记忆里的那口粥锅,他说自己的拐杖威力无比,他说自己曾经最爱吃的点心是有历史的,他不让任何人动他的东西,别人碰了,就脏了。他想喝水,我们给他,他不让,要自己来,可是缓缓坐起来的工夫,他就把喝水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茶饭不思的日子,让人倍觉煎熬,我们爱莫能助,他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紧握拐杖的双手在空中挥舞,一个多月未曾进食,他还有着这把气力。甚至于他恍惚着觉得自己住在老宅子里,而不是在大姑的家。然而,就是这样,他多半时间还是清醒的,拒绝去医院,他心里比谁都明白,人老了,去了医院,恐怕就很难再回来了。他愿意让爸爸陪在身边,安静的像个孩子,内心平和,静静地躺在那里。人多的时候,即便没有说话的气力,也会摆着手,让大家出去,他要休息。乐乐每次去看他,似乎都会把他从沉睡中唤醒,微笑着点头,欣喜的握手,在他不想吃饭的那段时间里,他接过了乐乐递到手上的蛋糕,却在乐乐为他撕下很小的一块想要放在口中的时候,把头扭向了一边。乐乐再见他最后一面的时候,还是在家里,他毫无气力的躺在那里,不再睁开眼睛,似乎也听不到乐乐的呼唤。我们对乐乐说,太爷老了,他需要休息。

 

是的,爷爷真的休息了,他长眠于老家的青山碧水间,和奶奶在一起。八宝山火化的日子,阴沉的天空,在我们领取骨灰的时候,骤然间下起了瓢泼大雨,这是老天的悲泣吗?!下葬的那天,艳阳高照,鞭炮、花圈与亲人不舍的泪水混和在一起,寄托了我们无限的哀思。死亡,这个黑色近乎令人恐惧的字眼,在这些天里,时时刻刻在我们眼前飘忽不定,来了又走,去了又来,终于降临在爷爷身上的时候,我们已经处之泰然。因为,我们参透了一个道理,尽孝是渗透在平常往日的生活里。爸爸、姑姑不管路途远近,只为买上一碗爷爷顺口的白水羊头或是老北京的面茶,让我知道什么叫做孝顺;爷爷生病前家人夜不能寐的日夜守候,让我看到什么是亲情,什么是孝心;坟前的哭泣,让我感同身受什么是悲伤,什么是心痛。

 

生老病死,是不变的轮回,既然无法逃避,就坦然面对。爷爷走得很安详,在他有生的日子里,儿孙绕膝,乐享天伦,幸福满满。走得,没有遗憾,没有痛苦。只愿,逝者安息,爷爷可以在他的那个世界里,和奶奶手挽着手,安详的看着我们健康快乐的生活,而我们,也会好好地活着,我相信,这也是他的心愿。

 

爷爷,一路走好。

 

 

 

 

 

5人

那年今日

同类日记

日记分类

2018年
2017年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关闭 寄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