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 东莞 皇冠
  • 书珩 6岁4个月书瑜 12岁6个月
户外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旅游”。旅游,是为了寻求精神上的愉悦以及肉体上的放松而进行的活动。而户外,则具备一定的冒险性质,有一定的挑战性和刺激性,属于一种“极限和亚极限运动”,理解了这两种概念的区别,就能对户外保持一种更平和的心态。挑战户外,回归自然,不但能提高个人的野外生存能力,更能让我们在活动过程中更深层地从各个层面认识自我,挑战自我,在一定程度上锻炼一个人的耐久力。而一个团队的户外,则更能培养团队的互助合作精神。我们东莞同城,以往的户外,只是局限于市区周边各大公园之内,或扎堆儿,或野餐。而这次,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远足——广州从化溪头,最美乡村——宝宝树东莞同城亲子大本营的数十个家庭,我们偕家带口,前来迷失。云是白的,天是蓝的,山是青的,树是绿的,空气里都是沁人心脾的清新,带着深秋初冬的微凉,而偏偏天气上好,风微习,日微醺,良辰美景心徜徉…… 所谓山花,袅...
周日既然去的植物园,认识一些植物才不免此行,这是南方常见的绿化树:凤凰木,也叫凤凰树、火树。 百度上搜来的资料:“凤凰树树冠高大,花期花红叶绿,满树如火,富丽堂皇,由于“叶如飞凰之羽,花若丹凤之冠”,故取名凤凰木。是著名的热带观赏树种。在夏季具有降温增湿的小气候效应,是绿化、美化和香化环境的风景树。 ” 不过,奇怪的是,我似乎未曾见过此树“花若丹凤之冠”的样子,想是之前,对此树的名目不甚明了,所以,也就未曾留意罢。  下面此树的名称叫做“大花第伦桃”,看到这个名字,我想大部分人,都跟我一样,认为这个树,是个泊来的洋树种吧。 百度上搜来的信息,十分有意思:“大花第伦桃(D.turbinata)又称大花五桠果、枇杷果。为第伦桃科(又称五桠果科)第伦桃属(又称五桠果属)植物。该属植物在全世界约有60种,分布于亚洲热带、大洋洲、马达加斯等地区。” 嗯,这个是枇杷树吗? 枇杷倒是经常吃,却不知这个却是起了洋文名的...
阅读: 709 评论: 0
2010-08-11
天空的颜色,阴沉得有些诡异。 所有的人,都抬起头,仰望着有些神秘莫测的天空。 一条水蓝色透明的拖着硕大而飘逸尾巴的大金鱼,缓缓从卷舒的云层里透出来,它摇头摆尾,自由自在,四处游弋。时而顶着它鼓鼓的脑袋,似乎要俯冲到更低的云层;时而又摇曳着它的大尾巴欢快地的向上游。它的鳞片,闪着瑰丽柔和的光芒,映着灰黑但是薄透的云层,越发地赏心悦目。 接着,一条、两条、三条、四条……,越来越多各种各样的鱼,巨大的,细长的,短小的……,它们,穿越云层,次第而出。它们青灰色的身体,泛着水光,在薄薄的云间,若隐若现。 仰望的人们,开始惊叹。 两条玫瑰粉色的大鱼,相互追逐着出现在天幕之前,因为泛着碎光烁银的水色,玫红的身体闪着奇异的亮光。它们温柔地嬉戏,辗转游曳着唆起鱼唇轻叼对方透明美丽的尾巴,而后,又以鱼的速度,倏地穿进云层。 …… …… 在风的作用下,云层...
阅读: 393 评论: 3
对不起,这篇日记没有对您开放或没有找到。
我忽然很想他。想他的挺拔、秀颀与丰盈的姿态,尽管风雨时常凛冽,而却他从不喧哗。他的神情宁静,又透着静悄悄的忧伤。 他着绿透人心的衣,颀然临风而立的样子让少年的我,每每路过,便要仰望,并端详,想为他写诗。 而他,如此的深入我心,也不免在我的成长里,遭遇忘却。 我已经经年不见他的样子,依稀的记忆里,他的枝叶翠绿,静悄悄地篷勃延伸,每一片叶子似乎都透着沁人肺腑的清香,而他的香,我早已遗忘。 也只有静悄悄的他,才能开出这样静悄悄的花。 沉寂了一整个冰冷的冬,他的宁静与忧伤,在温暖的春天里,渐渐生发。 他如烟似雾,蔚然若霞的花,和着三月的小雨,如泣如诉,而他,依然宁静又温暖,并挂着淡淡的忧伤。 “小雨轻风落楝花,细红如雪点平沙”,在春三月间陶醉于他的绿,他的紫,他的婀娜并无限缱绻的是我,不是风。 那些绿得透亮,紫得芬芳的墨迹,在心头点点氤氲。而那透亮与芬芳,太浓,化不开。时隔多年,在我的记忆里...
阅读: 825 评论: 7
那东战,真是个坏人,他不但拐我家的狗,还拐走别人家的大姑娘。 我们住的那条街,李、于、孙、陈好几个姓氏的家族都有,但不知道为什么叫“孙家街”。 我小时候,有一个玩得好的小伙伴儿。她五六岁的时候被寄养在她的亲戚就是我的邻居孙家。她的眼睛很大,跟葡萄一样,脸也很圆,很白净。她讲话,有些“蛮”,好像原来一家人都是在外地,爸爸妈妈为了再要一个弟弟,于是将她寄养到这里。 但我到现在也搞不清楚她叫什么名字,好像是叫“爱迪”还是叫“爱利”,反正很咬嘴,我搞不清楚,就有时候叫她叫“爱迪”,有时候叫她叫“爱利”,搞得我自己都很迷惑。 她叫她亲戚家那个后来被东战“拐”走的大姑娘,叫姑姑,那时候,她经常偷偷拿出那个叫“霞”的姑姑的东西。有一次,她拿出一个像笔一样可以扭转的一管红红的似乎带有油性的颜料,我们一起将指甲涂得红红的。而那一管颜料,直到许多年以后,我才恍然大悟,那是一支口红。 而在我们没有联系的后来的许多年,她似乎渐...
阅读: 585 评论: 5
我记得我小时候,我家喂过猪、喂过羊、喂过狗,也喂过猫。 所以,我对这些动物们,有都着深厚得非同一般的感情。 先是起了这么一个头儿,我觉得,我整这篇,下起笔来肯定有如神助。因为那些已经久远的或让我感到恐慌、温情以及来自其它感官的记忆,统统地浮出思绪的平面,仿佛我们小时候玩过的因为充气而胀大的猪尿泡,浮在水上,怎么也按不到水下去了。 我小时候,我奶奶家在村北头,还有一处院子,除了上中学的小叔和他的同学晚上睡那儿,白天平时也没人,于是就空出来囤点粮食、放点杂物之类的。 奶奶家,有一只大黄猫,刚生了小猫仔儿,别的小仔儿都被邻居“记”走了,还留一只,在我家。 我跟奶奶一起,抱着大黄猫到北院捉老鼠。 我很喜欢我的奶奶,小时候,她走哪儿我跟哪儿,我记得那天她洗了头发,长长的头发很黑,湿湿地垂在了腰际线以下…… 大黄猫很能干,捉老鼠的过程,我就不赘诉了,我光知道猫是玩老鼠的能手,并...
阅读: 646 评论: 7
我们最终也没有能按照谁谁的理想把谁谁给“控制”或者“杜绝”了。所以我们三个,在此后的成长过程中,几乎一直是争吃争喝争宠的状态。并且我们的斗争几乎百分之八十是围绕着“好吃懒做”这几个字展开的。 我妈说:鸽,你去提桶水吧! 鸽肯定就说:我在弄啥弄啥弄啥(一大堆理由)呢,你叫丽去吧~ 丽就会说:你咋不叫雷去啊? 我妈妈经常数落:大懒使小懒,小懒不动弹。她的意思是,我姐是大懒,我弟弟是小懒,而我不懒,嘎嘎,这样理解没错吧。 而关于好吃的记忆,我将目标都集中在我自己身上了。对她们两个,实在没有特别深的印象。 唯一印象深刻的是,我实在想不到,还有人不喜欢吃肉,更想不到我姐她竟然不吃肉,或者好像是只吃鸡肉。所以,逢年过节的时候,我妈包饺子,要专门给她包素馅饺子,包成三角形的,然后挑出来,专门给她盛一碗。这样,就省下了许多肉给我,感谢她,嘎嘎~~ 我弟弟,就不提他了,估计争肉吃,他也是争不过我的。我记得我妈叫小时候...
阅读: 645 评论: 12
123456789下一页末页共15页 直接到
2020年1月
29
30
31
1

日记分类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扫描下载宝宝树孕育APP

有家的地方,就有宝宝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