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 东莞 皇冠
  • 书珩 6岁10个月书瑜 13岁22天
《口袋里的爸爸》之续貂 (一)爸爸变小了(二)儿子,你才是真正的男子汉!(三)妈妈也是拇指小人儿(四)妈妈是什么东西?(五)一场梦(六)梦醒后(七)青丘公公和青丘婆婆(八)爱的痕迹(九)爸爸睡着了(十)蜕(十一)莫失莫忘(十二)迷失的童巫(十三)三生鸟(十四)三生鸟进化(十五)知鸟(十六)三生之印(十七)茫然归去来(十八)门外(十九)不速之客(二十)忘记的是不是就是不存在?(二十一)命运的主宰(二十二)未失未忘(二十三)果奴(二十四)米囊果与果奴 ...
阅读: 881 评论: 29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果奴 1、2、3、4、5、6、7,7个小小的果奴,几乎跟我的手指一样大的果奴!他们抬起头,满脸仰慕地看着我,我蹲下来,用探究的眼光看着他们——他们跟我一样,一样的五官、一样的四肢、一样的躯体……。他们身上,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其中两个,还有长长的头发,高高的束在了脑袋后面…… 我伸出手,放在他们面前,示意他们到我的手中来。他们相互看了看,其中一个脑门锃亮,留着大背头的家伙,终于下定了决心似地走到我的手心里,接着,另外6个果奴,也迟疑着手拉手走上来。 我慢慢地直起身子,使他们不至于因为重心不稳而摔落。 将他们放在胸前,我微微低头,看向他们——跟我的拇指一样大,他们的名字,叫果奴。 他们迟疑着,低下头,用轻微的声音恭敬地叫我“主人”。 我的大脑有些空,想要想起一些什么东西,但是什么也没有。 我怔怔地放下他们,看了看松鼠哥多...
阅读: 666 评论: 2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未失未忘 一段悠长深沉宁静的安眠……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着悉悉索索声音,我觉得鼻孔有些痒痒的——“阿嚏!”我重重地打了个喷嚏,然后听到龅牙哥多嘅嘅嘅的笑声,睁开眼,龅牙哥多的大尾巴正正对着我的脸晃来晃去,还有一股莫名的味儿……,我有些恼,一把用力抓住他的大尾巴:“干什么?!” “啊哦,别生气,别生气,你睡了这么久,我来叫你吃东西啊!”哥多求饶着说。 我松开它的尾巴,坐了起来,周身带着沉睡后舒畅与疲软:“去哪儿吃?吃什么?!” “跟我来吧!”他转身说道。 我抓住扫把,站起来,跟在哥多身后出了木屋的门。 一阵风扑面吹来,远远近近的,依旧是铺天盖地无边的绿。 松鼠哥多顺着扫把爬上我的肩膀,稳稳地坐着。嘅嘅嘅地笑了几声说:“你知道原来你不在的时候,我要填饱肚子多不容易吗?要翻过很多树梢,走好远的路才能到那里!!现在好啦,扫把一忽溜,我...
阅读: 580 评论: 1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命运的主宰 真的可能孤单太久了,龅牙松鼠哥多的话,从断断续续到滔滔不绝。在他兴奋的讲述中,我开始梳理并沉淀着属于自己的记忆。 不知道过了多久,龅牙哥多打着呵欠对我说:“说了这么多,我累了,你也睡一下吧!晚点我来叫你,去吃些东西!” “睡?吃?”我愕然。 “你,不会连这也忘记了吧?!”哥多的两个爪子扑在一起,相互挠了挠:“你忘得可真彻底!”他一边嘀咕着,一边转身溜溜地跳出了小木屋,小小的重量弹落在厚实的地板上,发出了轻微的嘣、嘣、嘣的声音…… 我当然没有彻底忘记,只是这许久间经历的茫然、迷乱、困惑、惊异让我暂时不记得做为一个童巫,我还有吃和睡这样的本能。 而现在,通过龅牙哥多的一番提点和我自己的梳理及沉淀,一种笃定和踏实的感觉逐渐在我的心里垒起来,让我不再感到那么彻底的迷茫与无助。我松了一口气,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呵欠,随之而来的一阵倦意袭来—&m...
阅读: 702 评论: 3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忘记的是不是就是不存在? 青丘国,是太阳照射不到的地方,没有四季,没有昼夜,这里只有青郁簇葱的无边森林与原野,或也有未可知的神秘精灵们隐居的幽深洞穴。在这些无边的森林与原野某个或许阴暗或者葳蕤的角落间,屋树在一个树精灵的看守下进行着它的终极生长,最后结成一个巨大的树屋果实,等着它的主人——童巫住进来。然后,一树、一精灵、一童巫唇齿相依三百年,一起渡过他们的童年、青年、以及盛年,而后至寿终归土。 童巫将主要依靠自己内心的力量成长,并在树精灵的引导下获得更多超自然的能量。一百年后,他才真正成为一个巫师,并在青丘国,拥有自己的臣民和领地。 龅牙哥多,就是我的树精灵,它已经在这棵屋树上等我三百年了,而在这之前,屋树又等了他三百年。从我成为童巫的那一天起,他们同我一样,没有了过去,和我在一起,是他们的使命,也是他们生命的必然。我们都没有了“我”,有的只是我们...
阅读: 429 评论: 1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失忘草 “这就对了嘛!看在你还蛮机灵的份儿上,我就告诉你我是谁吧!你听好了,我就是水见水断流、花见花抬头的松鼠哥多哦!我住在这棵树上日子,长得我都数不清了,所以我说让你先去拜访我一点也没有委屈你哦!”它嘴唇一张一翕,龅牙也闪着得意的光。  我往它身前凑了凑:“那你为什么住在这里啊?”。  “为什么住在这里?”它伸出一根爪子挠了挠耳朵,圆圆的褐色眼珠滴溜溜地转了几圈,似乎在很用力地想这个问题,但它随即放下爪子:“这个问题简单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你啊!因为我本来就住在这里呗!” “唔,那你告诉我失忘草是什么吧”,我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不那么急切。  松鼠哥多有些警惕地左右看了看,冲我伸了伸爪子,示意我向它身边靠拢一下,我微微地探起身子,往它面前凑了凑:“说吧!”  “失忘草是青丘国百草女巫在她的百草园中种出来的。落种后,十年发芽,十年生长,十年抽花茎,十年结青苞,十年花开,十...
阅读: 250 评论: 0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不速之客 “失忘草?!”我腾地站起来,龅牙松鼠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嗖!”的弹了起来,“咚”一声,落在我身边不远处的地板上,紧接着,它用奇怪的声音尖叫起来:“哦呦,你吓到我啦!!”。  我转身看向身后小床上铺着的金黄色草编的垫子,它闪着柔和无比的光芒,幽幽的清香似有似无的在空气里一股一股地飘散,它们就像一个温暖微笑的怀抱,冲我张开了温柔的臂膀……,但我现在看来,它却是那么那么地诡异,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它们,跟拴在我脖子上刻着“莫失、莫忘”的两个戒指,就这样契合了。如果不是这用红丝线系在我的脖子上的戒指,我可能一丝关于自己过往的记忆,都不会留下了。我会愉快地做我的骑着扫把满天飞的童巫——这对我,是幸运还是不幸?  而现在,幸运还是不幸这样的问题,已经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我必须接受现在的自己,以及这样的事实:我有那么一丝关于过往的记忆,...
阅读: 385 评论: 2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门外  拖着与我一同沉默下来的扫把,耷拉着脑袋迈着沮丧的脚步我轻轻推开木屋的门,还未进去,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嘅嘅嘅的笑声:“啊哈,你终于回来啦!”  我吓得几乎要跳起来,下意识地抬起头,赫然看见那张铺满金黄色草垫的床上,坐着一只青灰色的松鼠。它面向我,眯着眼,神情泰然,又有些俏皮,上颌的两根臼齿斜斜地向外龇着,看起来有些似要非笑的样子。它栗红色的肚子,轻微的起伏,两只爪子揪着一根铺在床上的金黄色的草秸,不停地捋来捋去。密长而且蓬松的大尾巴,随着它爪子捋来捋去的动作不停地在身后摇来晃去,与金黄色的草垫子磨擦着并发出娑娑的响声。 它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又发出了一阵嘅嘅的笑声,听起来有些怪异,但却并不包含恶意:“啊哈,胆子这么小啊?吓到你了?!” 看着它说话时龅牙轻龇一张一翕的样子,我松了松紧攥着的拳头:“你是谁,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啊哈,别紧张!我是你的邻居,...
阅读: 421 评论: 2
123456789下一页末页共10页 直接到
2020年8月
26
27
28
29
30
31
1
2
3
4
5

日记分类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扫描下载宝宝树孕育APP

有家的地方,就有宝宝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