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 东莞 皇冠
  • 书珩 6岁9个月书瑜 12岁11个月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迷失的童巫 郁黑浓密寂静的林间,树叶密密仄仄,一丝风也透不进来,微微的光,被隔成细细的光束,映在地上,形成细小的黄褐色的光斑。我扶着扫把站起来,来不及沮丧,便向声音的来源望去。  就在我摔落的地方大约两步远的距离——我看见三个孱弱的小影子,不安地晃动着身体,急切地发出吱吱啾啾的声音,它们的近旁,有一个已经裂开的椭圆的莹光灰白的蛋壳——三只雏鸟,一只蛋壳?  我轻轻地搁下扫把,坐在它们前面,并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将它们掬在我的黑色的长袍上。它们安静下来,紧缩着依偎在一起,像三团米黄色的绒球儿,而那从绒球儿顶部突出的粉红色尖尖的小嘴,透明得像用手一摸,便即刻融化。我又凑近了看,才看到顺着那粉红色近乎透明的小嘴,向后延伸出了一条微微的红色的细线,而线的尾端,有些斑爛隐约的光线,若有若无地轻闪。 为了看得更仔细,我双手托住黑袍,轻轻地站起,又...
阅读: 521 评论: 2
公园、单车、指缝间的沙 这样的岁月,将不会离去 它们贮藏于背后凝望你的眼神里 你会长大,我们会变老 但是记忆的模样常青!  ...
阅读: 292 评论: 10
去桂林的前一天,同事给了玉兰大剧院三张票——演出剧目是黄梅戏《女附马》,吴琼主演的,大爱啊!虽然第二天,务必得早上5:00起床赶飞机,我还是毅然决然必然地决定前往,这是一场不能错过的好戏。 早在09年的理想、积累与婚姻种种(一) 我便咬文嚼字地表达了我对戏曲这一古老艺术的深厚情感。其中有这么一段文字:“你去想像一下吧,在某个平原某个村庄某个土气沉沉熙熙嚷嚷的小广场,四周甚至堆满了刚砍下来的玉米秸竿做的院墙,40、50、甚至100瓦的泛着油光橘子色光的灯泡、此起彼伏的说笑声、叫闹声就是等着红砖砌的戏台上刺耳的“大广播”里一声“开始啦”,然后一阵锣鼓齐鸣,看见生旦净末迈着细碎或者豪迈的台步走出来。”这一段记忆,于现在,已经远去20余年啦。 那时候,扎着两个羊角小辫儿,MS瘦小而又拘谨的我,总是安全感不足地拽着我妈的上衣角,被亲戚邻居们戏称为“小滴溜儿”,意思就是“挂上去的小东西”。 岁月飞刀,白驹过隙,看戏...
阅读: 389 评论: 3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莫失莫忘 童巫,是我吗?!不过,我已经无暇顾及这个陡然响起的声音。  扫把带着我,越飞越高,我能清晰地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黑色的长袍,裹着风,高高扬起。没有兴奋,也没有害怕,飞翔似乎就是我的本能。  我用力将扫把往身下一拉,便稳稳地骑了上去。四下眺望,天空阴沉沉,四周雾茫茫,向下望是无边的郁郁葱葱高矮不等的树,墨染一样的颜色,状如翻滚的大海波涛陡然凝结。  扫把带着我,漫无目的地飞,在沉闷阴郁的空间里。  没由来的,我感觉一阵茫然:我是谁?我在哪里?我属于这里吗?紧接着胸口温暖锐利的痛,隐隐漫过身体,我伸出手,隔过衣服拉出胸口处红丝线系着的一对银戒。它们在我的手心里,闪着隐隐的光华,像两只眼睛,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我细细的端详着手心里的戒指——莫失莫忘,失什么?忘什么?隐隐约约地记起那个似乎是睡梦里梦到的故事——爸爸妈妈送的戒指。爸...
阅读: 409 评论: 0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蜕 我忘了吗?我已经忘记了!我还没有忘记? 我的思绪,如同那浑浊的声音,一时缥缈,袅袅如丝,一时寂静,远若烟云……。 身体还是我的身体吗?像一片树叶一样,轻得不能再轻了,落在墨汁一样沉厚浑黑的海洋里,水波也荡不起来一个!它随着那墨汁一般的大海,旋转,翻滚,无声无息。 身体既然不是身体,为何胸口的疼痛却又那么真实,锐利中透着绵软,还奇异的带着些灼热。是什么东西在那里?亲切,温暖,给了那轻轻的叶片十足的安全感,并在浑浊的世界里,打开一道闪亮的云汀! 凝聚思绪,我陡然睁开眼睛——“爸爸!妈妈!”——那是我六周岁生日时,爸爸妈妈一起脱下来并用红丝线系在我的脖子上的他们的戒指。 长久深陷在黑暗之中,使我的眼睛不能一下子适应眼前的明亮。我的手,顺着那个温暖灼热的感觉,触摸到了用红丝线系在脖子上的戒指,它们,果然是有些温暖与灼热的,或者...
阅读: 362 评论: 0
桂林之行的第三天,终于拿出了“压箱底”的Home Story亲子装。 小Miu对如此素雅的蓝色小马没有表现出特别的感兴趣,早上起床的时候,一直抗拒,不肯穿,因为,她喜欢这样的:花花的,下摆层层叠叠,转圈圈的时候,可以“飞”起来的。话说这花花的裙子,物超所值啊。去年穿上刚好,今年穿上,小Miu肚大如锣,腰围紧了,我将松紧带加了一截,又照穿了。 她是胳膊,拗不过我这条大腿,我用我的审美观武力镇压了她的审美观:今天,务必的,一定要穿!她见势不妙,于是就范。 戴上头晚在西街收的项链,她小心翼翼的用手托着项链下方的吊坠,我看着好笑:有那么重吗? 因为今天就要返程了,吃过早餐,我们就在酒店大堂等待集合。小Miu和几个小盆友,坐在大堂台阶上,玩这几天收的玩具: 我也要来臭美一下: 有几个“老外”,大概也是在大堂等着行程。许是无聊,拿着相机对着孩子们一阵猛拍。边拍边礼貌对我们示意,表示孩子们很可爱。 终...
阅读: 238 评论: 11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爸爸睡着了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妈妈清脆甜美的声音,隐约在我的耳边萦绕,模模糊糊地,我感觉到自己在笑。是啊,每次听到她唱这首儿歌,我都会很开心地撒着娇扑向她——用脚踩着她的身体,顺势往上爬,就像爬灯台偷油吃的小老鼠一样。直到妈妈纵容地把我抱在怀里,呵我的痒痒,我笑着滚下来,倚着她的腿,跟她粘腻在一起。 “哈哈哈,咯咯咯……”,我和妈妈的笑声,交织在一起,我动了动——我是我,可是妈妈在哪里?我想伸手,可是,手是软的。 “灯火乍息初入更,饥鼠出穴啾啾鸣。啮书翻盆复倒瓮,使我频惊不成梦……”妈妈的笑声渐渐隐去,爸爸浑厚圆和的声音响了起来。爸爸头发微曲,脸庞圆润,脸上总是架着那一副圆圆的黑框眼镜,每当他摇头晃脑教我读诗的时候,妈妈就在一旁边看我们边笑他:“老夫子……” 气氛一片祥和&he...
阅读: 293 评论: 0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爱的痕迹 只见爸爸小小的身体抖了一下,圆圆眼镜下罩着的深度近视的眼睛里闪出一丝如青丘婆婆宽大的裙袍一样的蓝青色的光,那光瞬间熄灰后,一脸胡碴又一脸焦虑的爸爸,眼神平和,目光温柔了起来。 他原地转了三个圈,而后伸了个懒腰,然后轻轻地说了声“好困啊!”,便扑倒在青翠的草地…… 我怔住了,半晌后,我发了疯一样站起来,不顾一切地冲所谓的青丘公公和青丘婆婆挥拳踢腿,嘴里大骂:“臭老鼠,臭老鼠,还我的爸爸,还我的妈妈……” 但是,我的眼前一片黑暗,拳脚又是那样的无力,每抬起一次,都觉得像是灌了铅,挥出去,收不回,像陷进了绵软的云间…… 我重新又陷进了无边的黑暗里,就像坠入下水道一样,我又在不停的下坠,下坠。但是,这次,像是深陷在一圈一圈的旋涡里,晕昡的感觉,一重一重侵蚀着我的身体,我觉得,我的大脑、手臂、腿都要被扭曲、打结了。 终于...
阅读: 344 评论: 0
1234下一页末页共4页 直接到
2020年7月
28
29
30
1

日记分类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扫描下载宝宝树孕育APP

有家的地方,就有宝宝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