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东 东莞 皇冠
  • 书珩 6岁4个月书瑜 12岁6个月
凌晨,一点。 朦胧中听到她的咳声,然后触摸到她的身体,感觉有些小滚烫,我立马清醒了。发烧的情况,持续反复中,咳嗽虽无了痰音,但持续地咳着听着有些揪心——不知是转好了,还是加重了。喂了一个山竹,喝了些水,退了一张退热贴,她又睡去。 昨晚吃过晚饭,爸爸带我们去了家乐福,扛了一台风扇回来,TNND,如果是因为昨晚空调受了寒,我们以后就不开空调了。 洗澡前,她看见爸爸装好风扇并扛到卧室,大哭:“我要开空调,我要开空调!”,爸爸哄劝:“好,开!”,我则坚持:“不能开,就是不能开”。她大哭,并拿肉掌拍我的膝盖。不顾她的挣扎,我抱她去洗澡,放水入澡盆,她又表示对我帮她弄的头发不满意,继续发脾气,我正色对她:“爸爸、妈妈还有妈妈,我们都很爱你,但是你不能拿我们对你的爱要挟我们,这样我们会感到很难过的!”,她旋即止了哭声,也不再一副持宠生骄的表情。 洗过澡,我们在床上玩,看书,不知是不是这几日连续吃药的原...
阅读: 295 评论: 13
2011-06-27
6月20日,我下班,她在楼下玩,一身汗,帮她擦汗的时候,觉得温度有些异常。跟姑姑确认,姑姑觉得是跑得热了。晚上我带她出去,她拉着我的手说:“妈妈,我明天不要去幼儿园了”,我问她,为什么啊?她说她生病了啊。因为淇淇和然然生病,当天都没有去幼儿园。我笑她来着,不想去幼儿园,还要找理由。 结果,21日早上起床,她真低烧了。 于是,上午我请假,在家照看她,中午要去上班的时候,发现她体温蹭蹭上升,39.40,脸色绯红,于是,又续假,急急打的去医院,然后挂号、就医,滴鼻子,打点滴……,平生第一次,公众场合发狂飙,拍桌子,然后指着人鼻子骂“你她M的!”。  下午两点余回到家,Miu体温是降下来了,而我怀着“又打了点滴”的无比纠结的心,看着她复又开心地在沙发上笑闹。  我总是在看到“我家的孩子从来没打过点滴”这样的话时,羡慕嫉妒恨——替小Miu羡慕这个子的幸运,嫉妒这个妈妈内心的高明和强大,并对自己的无能为...
阅读: 406 评论: 23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不速之客 “失忘草?!”我腾地站起来,龅牙松鼠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嗖!”的弹了起来,“咚”一声,落在我身边不远处的地板上,紧接着,它用奇怪的声音尖叫起来:“哦呦,你吓到我啦!!”。  我转身看向身后小床上铺着的金黄色草编的垫子,它闪着柔和无比的光芒,幽幽的清香似有似无的在空气里一股一股地飘散,它们就像一个温暖微笑的怀抱,冲我张开了温柔的臂膀……,但我现在看来,它却是那么那么地诡异,让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  它们,跟拴在我脖子上刻着“莫失、莫忘”的两个戒指,就这样契合了。如果不是这用红丝线系在我的脖子上的戒指,我可能一丝关于自己过往的记忆,都不会留下了。我会愉快地做我的骑着扫把满天飞的童巫——这对我,是幸运还是不幸?  而现在,幸运还是不幸这样的问题,已经无关紧要了,重要的是,我必须接受现在的自己,以及这样的事实:我有那么一丝关于过往的记忆,...
阅读: 335 评论: 2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门外  拖着与我一同沉默下来的扫把,耷拉着脑袋迈着沮丧的脚步我轻轻推开木屋的门,还未进去,就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嘅嘅嘅的笑声:“啊哈,你终于回来啦!”  我吓得几乎要跳起来,下意识地抬起头,赫然看见那张铺满金黄色草垫的床上,坐着一只青灰色的松鼠。它面向我,眯着眼,神情泰然,又有些俏皮,上颌的两根臼齿斜斜地向外龇着,看起来有些似要非笑的样子。它栗红色的肚子,轻微的起伏,两只爪子揪着一根铺在床上的金黄色的草秸,不停地捋来捋去。密长而且蓬松的大尾巴,随着它爪子捋来捋去的动作不停地在身后摇来晃去,与金黄色的草垫子磨擦着并发出娑娑的响声。 它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又发出了一阵嘅嘅的笑声,听起来有些怪异,但却并不包含恶意:“啊哈,胆子这么小啊?吓到你了?!” 看着它说话时龅牙轻龇一张一翕的样子,我松了松紧攥着的拳头:“你是谁,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 “啊哈,别紧张!我是你的邻居,...
阅读: 360 评论: 2
原订于6月12日举行的桂花园活动,因为天气原因推辞到6月19日举行。还是因为天气原因,再加上一些原于6月12日可以参加的妈妈,6月19日将有别的事情参与不了。我和Nina、Soupie直到17日还在商量,活动要不要无限期推迟。因为,大六月,外面的天气,确实有点热,再加上最近强对流气候,天气也实在不稳定。 但在同城里做了个小调查,发现还是有一些妈妈积极热情响应,我们决定活动如期举行。  早起收拾东西的过程,边收边减,将负荷减到最低。 等我们出门,准备坐公交车的时候,发现时间有些紧张,于是踢门叫醒睡懒觉的爸爸,送我们过去。在楼下等的Miu同学。 与带着典典和蛋糕的Nina会合后,我们先就地安营扎寨,等陆续前来的宝爸宝妈们。这是锦老鼠一家。Nina一声“只看见老鼠一个人,没看见他老婆和儿子”才让我恍然——老鼠竟然是个男的。 我一般比较少在群里发言,并且群里最热闹的时候,一般是我泼冷水的时候——我很怕大...
阅读: 416 评论: 8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茫然归去来 谁会来找我呢?我迟疑了一下,扶着扫把起身去开门。 黑褐色的木门摸起来有些厚重,似乎很坚实,我想当然地用力往身体的方向拉,但感觉到手上的力量一下子被放空——木门没有想像的那么重,甚至有些轻,不用力,也一样可以打开。 门刚打开,一阵盘旋着的风裹着外面亮灰色的光线,迎面吹来,我毫无防备,不由地吸了一口凉气。 斜着身体跨出门,一枝不知从哪儿耷拉下来的树叶扫过我的额头,用手拂开后,我定了定神,四下探望,门外除了无边的寂静的绿,什么也没有。难道不是敲门声?我听错了?也许只是风,裹着树枝打在了门上吧,谁会来找我呢?除了三生鸟,我谁也不认识。 我又勾着脖子向远处望,视线之内,无边的绿铺天盖地:远处墨绿云山雾罩,近处的葱绿密密仄仄,眼前新绿的草地,每一根草尖儿上都跃动着晶莹的光泽。因为风的原因,这些层层叠叠的绿潮水一样,冲上来,退下去,起起伏伏,蜿...
阅读: 333 评论: 0
2011-06-12
早上起床,雨不停地下,收到儒妈和小尹妈的短信,问我今天桂花园的活动是否取消,要是按照我这么爱玩的心思,下刀子我都会去的,但是考虑着我们的活动,还有很多比较小的孩子,所以我就逐一对报名的树友发短信,通知活动延期,天公不作美啊~ 那么,今天,我们怎么安排呢?去上课吧,蕃茄田,我们还有最后一堂课。我没有续报的原因有二:一是我已经超过大半年的时间,没有过好过自己的周末了,每个周末都是匆匆忙忙地早起带Miu去上课。二是, 这大半年的时间,小Miu一直不能独立上课,我要挟她如果不能独立上课,我们就不上了,她立马就爽快的答应了,我不得不承认,报这个课程,是不是夹杂着我自己的太多兴趣,而小Miu并不感冒呢。 小Miu真是个不厌旧的孩子,新买的衣服一套套挂着,都不穿,汗,我检讨,是我按照我自己的审美买的……,鞋子,江博士的,花了我好多钱,她喜欢的,结果穿上磨脚,她鄙视我来着:“臭妈妈,给我买的鞋子打脚”一边抽...
阅读: 299 评论: 4
接上篇:猪妈写童话——三生之印 是的,真的像一场梦。现在,梦醒了,我又将去向何方,归往何处?  “……世上的万事万物,都有一个成的契机,也必将落定一个结局……,万法皆空,因果不空……,不必了解,不必深究,不必困绕,更不需要为未来未知的事情发愁……”三生鸟的话,不断地在我耳边,脑海盘旋。  那么我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也必定有一个契机,一个成因!那么我是谁呢?有关于胸口依旧些微灼热的戒指的模糊记忆,到底深藏着什么样的我已经记不起或者从未知道的秘密呢?  “不必了解,不必深究,不必困绕,更不需要为未来未知的事情发愁……”,那么我,现在,需要做什么呢?还是什么都不用做?  “所有事态过程的发展与转化,都是你所能控制的,当然,好与坏,也就在你一个意念的或左或右。”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事呢?哦,既然“不必了解,不必深究,不必困绕,更不需要为...
阅读: 350 评论: 10
12下一页末页共2页 直接到
2020年1月
29
30
31
1

日记分类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扫描下载宝宝树孕育APP

有家的地方,就有宝宝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