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京 昌平区 皇冠
  • 逗逗 3岁5个月糖豆 3岁5个月

无尾鸟的宝宝树 » 日记 » 摘要查看

有一段时间很喜欢来几两猪耳朵,上一点酒儿,就这么细酌着。小食倒无讲究,酒一定要是白酒,度数不要太高,牌子无需太好,要的只是酒不醉人人自醉的那股劲儿。这一沾杯,也就没了谱,常常凌晨两三点钟,听见猫叫儿也不肯入睡。今天也想喝点,可惜既没杯子,也没熟食,更别去提那良辰美景了。好在还有徐徐凉风……算是勉强画个饼,诗情画意一番又何如呢?三国中有一桥段,温酒斩华雄,咱也喝过温酒,滋味不错,白酒的倒没尝过,基本都是黄酒或酒酿。可别小瞧了后两种,有时兑出巧劲来,绝对比高度白酒呛人。说起来,我倒经常喝醉,曾经还有一段每喝必醉、多次醉卧马桶不容他人如厕的经历。并不是酒量完全拿不出手,太好称不上,只能说尚可。但正是因这“尚可”,外加一贯还算豪气的作风,就这么着了道。这两年稍好,晓得适时控制,毕竟也不是好酒之人,更不存在无酒不欢。就那么琢磨几口,算是尽兴足矣。因此虽然常醉,但也不爱拼酒,觉得无趣,还损了...
五,月光之刃 紫衣人细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子,一头黑发扎在脑后,只馀两条发丝束在额前,长发中几根银色卷发藏匿其间。这张安静的脸依然是那样英俊,只是稍显忧郁,但这愁苦的表情都令人牵魂。紫衣人忐忑着抹平工会主席紧锁的眉头,已经完全沉迷在那周身散发出的诱人气质中。撕开工会主席衣裳,紫衣人查看着伤势,一个手印正浮现胸前,好在是单掌且由于海豚阿德急于躲开兵刃,并未将劲道全部释放。紫衣人伸出两根手指搭在工会主席腕上,轻笑道:“原来他已服过药了。”工会主席自从昏迷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这个梦里,他还是一个孩子躲在置物柜中,两手捂着耳朵,不想去听外面的厮杀声、哭喊声,这时一只纤细洁白的手打开柜门,他看见一张面孔,这是谁呢?哦,想起来了,这是那个少女。 “啊……”一身惊叫,工会主席缓缓地睁开双眼,看见一个蒙面紫衣人正在眼前,自己则紧抓着他的手。工会主席急忙将手放开,诧异道:“阁下是?”然后瞧四周...
阅读: 238 评论: 0
三,逍遥刀 “三年学刀,七年学剑。”老人回答道。 “恩!”少年略一沉思,说:“我要学刀。” “啊!”老人诧异答道,然后上下仔细再打量少年一番,“你真的打算学刀?” “对!”这回少年回答的很干脆。 老人沉默起来,看着这个少年,他不像一个怕苦的人,绝对不会因为时间的多少而选择,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少年选择当一个刀客呢?老人没有多问。当年张长老于洛阳大会中意外识得这位少年乞丐,见其饥寒交迫中仍谨守贫而不贪之德,顿时大生好感,最终将其带回七星阁,习艺刀法。那位少年就是工会主席,他先习七星阁独门内功三年,后拜掌门为师学习刀法。 今日工会主席将面临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战,只见他抚摸着那薄若蝉翼的刀刃,刀光柔和而杀气不减。工会主席深吸一口气将刀回鞘,走出门外叫醒了睡着正熟的牛小花。一路西行,走了半日,已过百余里地,即来到黄土坡。见一茶棚设在路边,两人要了壶茶,欲歇息片刻。刚刚坐下,牛小花就抱怨道:“你说他们这总坛设哪不好,设...
阅读: 215 评论: 0
二,太乙无形杖 这日正是暮春天气,花香醉人。这醉人的玩意弥漫着青石板的小道,华灯初上,小道两旁房院夹杂着嬉笑、怒骂、唱曲。一切仿佛那么不协调,却繁华依旧。一家门院中,王员外再也按奈不住,推搡着李妈嚷道:“我也是有约在先,一百两银子的红钱也是了的,怎地牡丹姑娘还不见客!”李妈忙应道:“牡丹姑娘不是不见官爷,只是她正有要紧的事请教楼下花爷呢。” 话音刚落,众人只闻门房内有个臃懒声音娓娓传来:“要说‘骑’和‘坐’的区别么,那是大有讲究……” “花爷?哪位花爷?”王员外怒道,“我不识得什么花爷,我只知道牡丹姑娘我要定了。” “花爷就是米兰七星阁的牛小花。”看着王员外要硬闯,李妈急道。 “啊!原来是他。”尽管王员外非江湖中人,但对淫僧牛小花的恶名还是有所耳闻,立马顿住了脚。“那为何不叫他牛爷,要叫花爷。” “这是花爷特别嘱咐的,就好像他自封淫僧一样。”李妈委屈道。 王员外还未等听完,已经悻悻离开。 这是房内又传来声...
阅读: 193 评论: 0
网络在自己的生活中已经占有很大比例,这虚拟世界就如同一个江湖一样,有人喜欢玩网络游戏,有人喜欢逛论坛,他们所追求的无谓是一种别样的生活。在这样生活中,他们扮演着自己,也扮演着他人。很早以前就想写一部类似的小说,一直脱不开身,现在也终于动笔了。本来设想是三章完事,但后来感觉需要扩充到五章,但估计最后七八章打不住。 这篇小说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原型是当年ACN一位斑竹与ICN一位斑竹约战后,偕同另一位斑竹前去拍砖的事情。...
2004-07-08
(一)聆听者的话我是猪! 每次我睁开我的眼睛时都能发现我那肥胖的身躯!也许我长得并不胖,说我还不胖的理由只是因为我还没有被吃掉! 睡在我旁边的那个家伙也醒了,我有时纳闷为什么它除了吃,就会睡呢!它告诉我,猪本来就应该这样。可我为什么不会这样呢?我总喜欢赶在公鸡报晓之前起来看着太阳出现,这样才能感觉将要到来一天的美好;也喜欢看那夕阳照耀下的晚霞,不但漂亮,而且能组成那么多绚丽的图案,有时我不禁在想,天上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是否也有一头像我这样的猪?每到这时,想睡觉的它总要嘲笑我,说我是它见过最爱幻想的一头猪!莫非它见过很多猪,我不知道! 晚上了,我又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要是哪天我也能到天上去该多好啊! “你知道吗?我原来不是一头猪!”很奇怪,这么晚,他还没有睡,而且说出这样奇怪的话,莫非它也被感染成一头爱幻想的猪啦? “也许,你原来也不是一头猪!”它继续躺在那里看着说道,“你应该是个诗人!” 我没有回答,...
阅读: 344 评论: 3
这时球场上传来了欢呼声,佛罗伦蒂洛的中场组织者夸雷斯玛进球了,这位25岁的年轻人,这是他在意大利的第一个赛季,他前途无量啊!我们开球,中场被拦截……一声哨响,上半场比赛结束,进了休息室,教练布置下半场我们要反攻,毕竟这是德比战,关系重大。教练也看出了我的不在状态,叫我下半场要打起精神,毕竟我现在是佛罗伦萨的首席球星。下半场62分钟,我带球转身过人,晃过马雷斯卡,他还不是我的对手,和哈布济做了一个二过二撞墙式配合,切入禁区,我一脚射门,天啦,这该死的门柱,我射门有点像亨利和里瓦尔多,过份追求角度。佛罗伦蒂洛换人了,换下的是卡维纳吉,他对自己的老东家还是下不了脚啊!换上的是老将迪瓦约。第76分钟,我妙传给布杜里,一脚射门,被门将挡出,哈布济补射,“GOAL……”球进了,我们靠仅有的几次机会扳平了比分。……终场哨响了,平局也是一个不错的比分。又到了德比大战了,俱乐部在冬歇...
阅读: 153 评论: 0
还记得那个2008年的夏天,我正在北京欣赏着奥运会,当时的心情是无比愉快的,因为下个赛季我们将进军冠军杯,而且还获得了意大利杯赛的冠军。这时,我接到了佛罗伦蒂洛先生的电话,其实我很想把“先生”去掉,加上“狗杂种”三个字,“你好,科姆巴,我是佩雷茨·佛罗伦蒂洛,我想和你谈一谈……”,“对不起,我没有时间。”我很快挂掉了他的电话,自从去年,他从市政府那把球场买走以后我就对他没什么好感,以至于我们俱乐部得向他付租金。想到明年佛罗伦萨也将上演德比,我就兴奋,我要用进球让佛罗伦蒂洛后悔来到意大利。假期还没结束我就匆匆赶回了俱乐部,因为我听说俱乐部由于资金问题,要卖走球员。我找到了主席安德拉·达拉瓦勒,“主席先生,听说俱乐部现在财政困难?”“是的,下个赛季佛兰奇球场将不会再租给我们,我们不得不买一个新球场。而手头上缺少这笔资金。”“那俱乐部有何打算呢?”“这个……你不用担心,俱乐部会...
12下一页末页共2页 直接到
2020年1月
29
30
31
1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扫描下载宝宝树孕育APP

有家的地方,就有宝宝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