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贵州 黔南 皇冠
  • 海川 11岁11个月

紫渊清潭的宝宝树 » 日记 » 2011年的乐与苦(悲情篇)

发布成功!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躺着也能逛圈子,发帖回帖更方便

2011年的乐与苦(悲情篇)

海川  4岁2个月小男生 2011-12-31

 

        是否要记录这篇日志,一直犹豫并纠结了很久,因为我知道,一旦书写,会让我平静的心再起波澜,亦会让我干涩的眼再次湿润,但是,这却是我人生历程中一段非同寻常的经历,我想我需要鼓足勇气写下,只为记住这特别的一年。

        我要在2011年结束前写完这篇日志,写完后,就让那些不愉快的往事都随风消散。

 

 (一)离婚——拉开了新年的序幕

       年初,确切地是,2011年1月10日,我离婚了,成了一为名副其实的单亲妈妈。(在宝树上,仅有几位亲密树友知晓,我一直未公开。)

       离婚,难免伤感,因为我曾真切地深爱过他。

       正是因为这份爱,在我怀孕四个月必须清除体内硕大的卵巢肿瘤时,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医生提供的两套方案之一——需要大伤元气、忍受疼痛、恢复缓慢的剖腹切除手术,而不是无疼痛、两三日就可恢复的激光微创疗法。因为前者孩子可能幸存,而后者孩子将永远失去,这样的选择,只因考虑到他已近不惑之年,孩子对他和他的家庭而言都无比的重要。

       我的选择让孩子幸运地保存下来,并在五个月后通过剖腹顺利健康地诞生了。依然清晰记得,在宝贝还未满月的某一天,他像孩子一样欢快地蹦跳到床上,而后像青蛙一样悬空匍匐在孩子的上空,看着儿子开心地呼喊:“我有儿子了!”

       这个情境让我特别地感动和欣慰,认为当初保存孩子的抉择是多么地明智,我以为近不惑之年才收获婚姻和儿子的他,会呵护我、会珍惜我们的家庭;并为了这个来之不易的儿子,他也能像我在怀孕间作第一次手术那样,愿意为儿子付出一切也无怨无悔。

       然而我错了,错得一塌糊涂,错到痛彻心扉。

       近三年生活的变迁,让他认为他付出了很多,我和家人亏欠了他很多,于是在解决矛盾和冲突时,常常以粗鲁的方式、蛮横的态度,甚至龌龊的言语对待,他的言行举止,不仅伤透了我的心,也伤害了我年迈的父母、也影响了儿子的心情。在一次次神伤后,我的情感(不论是爱情还是亲情)都逐渐地磨灭并消失殆尽。

       尤其是在2010年12月份那次家庭纷争里,他的那些话、那些作为,坚定了我离婚的想法。

        于是2011年,1月10日,我们离婚了。

        于我,离婚虽然伤感,但也有解脱的感觉,因为不再会有硝烟弥漫的家庭纷争或冷战了,不会再为这些争吵而神伤和苦闷了。

       于儿子,我和他的离婚,虽然不能给儿子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但是可以给儿子一个平静和睦的家庭,而且依然能让他体味到不完成家庭的幸福。

       离婚了,儿子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因为我和他的激烈争吵,影响了儿子的心情,以至于一天只喝一盒奶;

       离婚了,也会尽量减少家庭争吵时带给儿子的负面影响。

       记得离婚好几个月了,一次儿子在游乐场玩,一个小妹妹想玩儿子手中的玩具,儿子对着他愤怒里吼叫,我对儿子说:“你不想和妹妹一起玩,你好好地跟她说,不要那么大声,不然会吓着她的!”儿子紧接着:“就像爸爸和妈妈吵架一样!”宝贝无意的回答,让我了解到我和他的争吵,时至几月后还对儿子有不良影响。

        ……

       所以,离婚,虽然让我伤痛,但是却能让我和儿子拥有平和的生活。

 

(二)相依为命的艰辛生活

        离婚后,如宝外公给宝舅舅打电话时所说:“现在我们四人相依为命!”是啊,真的是相依为命,而相依为命的四人,却又是如此地脆弱,但内心又是如此地坚韧——宝外公年近八十,宝外婆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儿子尚年幼,而我自己的体质欠佳。

       即使这样,平日里我们并没有感受到生活的困苦。但是,在2011年里,宝外婆先后三次因心脏病复发断续住院近两个月,而宝宝因感冒发烧三次住院(因有高热惊厥史,每次发烧难退医生都建议住院治疗)半个多月,这一段时日真的感觉心力交瘁。

       宝外婆第一次住院是四月间,那是宝宝还没有上幼儿园,我要照顾儿子,护理病床上的宝外婆,还要工作(虽然请假了一段时日),当时真的是心神疲惫之极。所幸宝外公身体硬朗,很多时候能帮着做饭送饭,否则更是苦不堪言。

       七月间,宝外婆和儿子先后住院,虽在同一医院,为了不让宝外婆担心宝宝而隐瞒着,前几日,儿子高烧复发期,几乎是我一人连续两三日未合眼地护理宝贝(其间有同事前来帮忙照看了一夜),直到儿子彻底退烧我才敢歇息。

       而就在上个星期,儿子又因高烧住院,时值宝外婆心脏极为不舒适的时期,所以宝外公继续承担做饭送饭的任务,而我一人夜以继日地照看宝贝,最艰苦的依然是高烧未退的前两夜,困倦之极却不能阖眼。就这样,在医院守护了宝贝近八日,前天才出院。      

       回首这一年的艰辛,真是很艰难,但是再苦再难,我们一家人会同心协力支撑着,在这里,只祈求2012年,一家人都能安康无恙!

 

(三)闹剧——在离婚半年后再次上演

        在儿子刚满三岁九个月(2011年7月26日)的第二天,儿子问我:“妈妈,你是不是和爸爸离婚了?”这句话让我极为震惊和心痛,因为在还不知道“结婚”一词的宝贝,却先知道了“离婚”。

        宝贝这惊人之问,也是两天前的导火线引发的。

        那天(周日),我带儿子在学校办公室玩,接到孩子他爸的电话,我以为他象前段时日那样,每周末和我一起带孩子快乐地玩耍,所以不经意地告诉了他我的所在地,可是他提出要单独带儿子玩两天,对于此,我表示不同意,因为从法律上讲,既然儿子归我抚养,那么必须经过我的同意他才能带离孩子,他提到离婚协议书不是他本意,不是他自愿,就无效,问我懂不懂合同法?他的言语彻底激怒了我,于是没有顾及在旁的儿子,和他激烈地争吵起来,电话那头的他,态度强硬的表示今天必须带走儿子,说完后就挂了电话。

       我知道他会赶来学校,他强行带走儿子、而我坚决不同意势必引起更激烈的风波,肯定会吓着儿子,而挂下电话时,我已看到儿子惊恐和担忧的眼神,于是我问儿子:“爸爸想带你去他那玩两天,你想去吗?”儿子抗拒地摇头,于是我对儿子说:“那妈妈带你走好吗?”

       于是,我带上儿子离开校园,在路上,我提到要给宝外公打电话告诉他事情经过,儿子说:“你给阿公打电话,让他保护我!”

       后来我们在一家宾馆处,又接到孩子他爸的电话,依然是威胁和挑衅的口气,我们在电话中再次争吵,提到去公安局交涉之事,电话挂断后,儿子又说:“我们去公安局,让警察叔叔保护我!”

       下午,我带儿子去了我的一个同事家,傍晚,我和同事带儿子到楼下玩耍后,我告诉儿子该回家了,儿子问我:“回哪个家?”我说当然是回我们的家呀,儿子说:“我要回阿姨的家!”(就是同事的家),问起缘由,他怕爸爸到家里找他,同事和我费尽口舌,儿子才答应和我一同回家。

       次日,欲送儿子去幼儿园,他依然哭闹着不愿去,只是因为怕爸爸去幼儿园接他。

       这一切,让我难过和心痛,我虽然对孩子的爸爸有很多的不满和怨言,但是我不想让儿子的心中有对他爸爸有丝毫的恐惧或埋怨,无论何时,我只想让他知道,他的爸爸爱他;让他知道,他不会因为我和他爸爸的离婚,而失去爸爸对他的爱。

       所以当日,我带儿子去了贵阳,而在抵达贵阳的第二天在宾馆,有了宝贝那个让我欲哭无泪的问题。

       在贵阳呆了近二十日,只要天气晴好,每天都带他出游,带儿子玩遍了贵阳所有的公园和游乐场所,带他和我的朋友及他们的孩子一起玩乐,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让他彻底忘记这段不愉快的经历。

       虽然在这期间,他的爸爸扬言要通过法院或其它手段要回儿子的抚养权,但我不想让儿子再听到我们的争吵,唤起他恐慌的回忆,所以我一直是和孩子的爸爸发短信,独自承受着这些烦忧。

       后来,孩子的爸爸主动放弃了“要回抚养权”一事,只想在离开小城前在和儿子聚聚,而经过近一月的欢快玩乐,宝贝也渐渐淡忘了那天发生的一切,于是在孩子爸爸离开这个小城的前十天,每晚都会和儿子小聚两个小时左右。

       在他离别的那晚,他走后,儿子哭了,我也哭了,我抱着儿子一起哭……

 

       如今,是2011年的最后一晚,我只希望,孩子的爸爸,日后能让儿子和我过平和快乐的生活,他想念儿子,我能理解,毕竟,儿子也需要爸爸的爱,所以只要他来电话,我都会让儿子和他视频聊天,我想我会在明年暑假,带儿子去他所在的城市看望他的!

8人

同类日记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关闭 2011年的乐与苦(悲情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