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福建 福州 皇冠
  • 戈二少 6岁4个月樱桃 11岁5个月

莫不静好的宝宝树 » 日记 » 再婚的母亲

发布成功!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躺着也能逛圈子,发帖回帖更方便

再婚的母亲

樱桃  3岁4天小女生 2011-05-15

 
 
 

母亲节期间,无论是后台,还是论坛,关于母亲话题的文章都是多如牛毛的。而我,对于我的母亲,似乎和安雅妈妈一样,无从说起。可也有些感受在心里挣扎,借此也就零乱的抒发出来吧。

 

母亲再婚了,很幸福,按理说,我应该为她感到高兴的,可是我却觉得很失落。有时候夜里失眠,会想着我的母亲,想着难得的一家四口的那些年。其实我们一家四口在一起的日子屈指可数。我少时流落人家,十岁归家不过两年,家道便中落,父亲为家计又长年奔波在外,回想起来,我心戚戚焉。

 

父亲去世后,我曾想以寡母生活为蓝稿,写一个小长篇,那时也开了头,写了小一万字。那时,我以为,我的母亲会抱着爱我父亲的信念,和着她的儿女,就这么把日子过下去。但是后来,母亲有些松动了,说别人给她介绍谁谁谁。我情感上无法接纳,但是理智上还是觉得母亲又年轻又漂亮,应该去寻找她幸福的新生活的。况且,母亲年岁渐大,儿女各自有自己的生活,难以周全照料她,有一个老伴,去全身心呵护她,她会更幸福。

 

在我们未成家时,母亲无论如何也不答应任何人的说媒的,她觉得没有安排好我们,她无法向父亲交待。只等我和哥哥先后结婚,母亲也还是觉得对不起父亲,为哥哥买了一套二手房,又还想靠着洗盘子努力攒钱,再为我买套二手房,如今她仍在努力中。怕我远嫁不安,想为我留一个退路。如此她把我和哥哥都安顿周全,也算是对父亲有了交待了。

 

母亲开始找对象的时候,偶尔也会向我打电话说说,她的心里还是不安,怕哥哥有想法。我就说些宽慰的话,也为她的爱情出谋划策。恋爱时候的她,就像18岁的少女一样。看到我这个经过“爱情风雨”的人心里,都觉得母亲又可爱又幼稚了。

 

先后也找了好些人,但是母亲都没有中意。怕人家只看上她的漂亮,又怕自己没文化,找到有识见的人会嫌弃自己。最终找了一个姓P的。以为此人老实忠厚可托付,便谈婚论嫁起来。不想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P男还有一个同居女友,同居几年,关系尚未了断。扬言要对我母亲怎么怎么。但是母亲还是不管不顾地和P男结婚住在一起了。

 

母亲结婚的时候,电话我们去。我们兄妹成婚一个在江西,一个在福建,各有托词,也就都没去。此后就常常听母亲在电话那端说,今天去爬观音山,明天去报国寺。她的生活过得充实丰富起来。每一次电话当中,她的声音都是欢快张扬的。她也向我说起他的点滴,他每日必定风雨无阻的去接她下班。她也常常和他玩捉迷藏的游戏,他们一起去接他的孙女放学。母亲和他的孙女躲在人群中,看他惶惶地找她。她总是说,他生怕她离开走了,一去不回头,他生怕她不要他了。于是她像个被宠坏的小孩一样,总是去捉弄他。

 

嫂子生二宝的时候,母亲来侍候月子。我同在嫂子家的那几天,母亲也是对着手机和他有讲不完的话。母亲经常要打一个电话去骚扰人家,却并不要人接电话。可是如果晚上打了电话,那个人一直没有回复一个过来。母亲又想东想西惴惴不安,想着通了电话要如何如何地拿他试问。可是过一会又自我排解地想,许是手机没电了吧。在她的各种想像中,我到是安然入睡了,难得身边没有静好。

 

如今,他们彻底过着自己的小日子了,也没有和他的儿媳们住在一起。母亲带着他住到了给哥哥买的房子里。母亲说他的媳妇待她也好,阿姨长阿姨短的叫着,逢年过节,礼物也同样备着。去年,P男过生日,母亲希望我们打电话去祝福一下。我始终无法开口叫他,哪怕像叫别人叔叔一样。母亲只是想,她爱着的,我们也能接受。我和哥哥私下少不了唠叨,管他谁呢,还打电话。我更是嘟起嘴,就在P男生日前几天,也是我的生日,母亲并没有打电话给我。到P男生日那一天,我究竟还是没有打电话去。

 

现在我唤母亲来我家小住都不够真心了。因为我不想姓P的过着一起来我家。我该如何来向邻居们介绍他是我的谁呢?原来我是这么的小心眼呵。也许等以后回娘家了,和他们住一阵子,了解他,我或者会更接受他一点吧。

 

只是所有的小九九不过是在我的心里挣扎罢了。要打电话,有时候是他接,也还是礼貌地叫着。过年母亲也说要给我寄香肠,一应准备,都是P男忙前忙后地张罗着。母亲的手机常常停机,我就叫她去装一个座机,我找她也方便。她有时说你怎么不打你P叔的电话。每问我就以别的话搪塞开。不打自然是我不愿。

 

母亲一个人的时候,常常对我们没完没了的唠叨,唠叨得人受不了。没有父亲那些年,我们不敢对她说一句重话,她动不动就掉眼泪,这让哥哥和我特别谨慎。但是现在,有时候我说些话,换在以前,母亲肯定大为光火,不过现在她却坦然了。以前电话不勤打,总是少不了挨骂的,现在打电话去,她常常说没事就挂电话了。

 

以前,她常常催我回娘家看看。非常强势那种,害得我回不去,一旦接到她的电话,就惶恐不安,生怕她又提起这些话。可是现在,母亲再也不催着我回家了,再也不了。有时候,我多么想她还是那么强势地催着啊,这样必然我也会真的就回去一趟。在她随便的话里,我也就可回可不回的了。有一回,她竟然说,你今年回不回来啊。你今年不回来,你明年回来,可能我都不在家里了,我出去旅游了哦。

 

我回得去,可再也回不到从前的家了。心里就越发发酸的想着去世的父亲。于是会在失眠的夜里想着,所谓家,必定是一个有爱的地方。母亲的心里装着父亲,父亲也同样爱着母亲,那样的地方才是家。想到这一点,我就更爱静好的爸爸,很多时候对静好爸爸不满,我尽量克制着不在静好面前和她爸爸针锋相对了。

 

其实也感谢P男的,母亲和他在一起,快乐得像少女一样。而我们忙碌着自己的小家,也不必像从前那样常常不安地惦着母亲了。只是母亲的嗓子在一次感冒之后,一直哑着,到现在也没有好。虽然催着她去看,然我鞭长莫及,她虽应着,也没去就诊,如今还哑着嗓子。也许要和P沟通一下,押着母亲去检察吧。






 

 

 

 

 

8人

那年今日

同类日记

日记分类

2016年
2015年
2014年
2013年
2012年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关闭 再婚的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