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西 吕梁 铂金
  • 李仲金 10岁6个月李仲金 10岁6个月

犇犇小帅哥的宝宝树 » 日记 » 我的父亲

发布成功!

扫描二维码,下载手机客户端
躺着也能逛圈子,发帖回帖更方便

我的父亲

2012-05-21

      父亲离开我们整整十七个年头了,可是每每想起父亲,父亲的音容笑貌依然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日前收拾地下室,翻出来我结婚时候的录像,在录像中我又看到了我的亲爱的父亲,这是父亲在世时留给我们的唯一的一段影像资料,看着影像中父亲,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写写我的父亲,因为在我看来,我的父亲是一位值得我们骄傲的人!

 

     父亲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爷爷和奶奶务农为生,父亲兄弟姐妹八个,父亲居长,下面有五个弟弟和两个妹妹。

journal_insert_pic_65425162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拍的照片了,看父亲的年纪,应该在十几岁时拍的吧

     父亲生在战火纷飞的1943年,却有幸成长在新中国,爷爷奶奶虽然过着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可还是省吃俭用地供父亲上学,父亲也一直以优秀的成绩回报着爷爷奶奶。1959年父亲18岁就考上了现在的山西省重机学校,父亲本可以好好地完成学业,然后找一份不错的工作。可是饿肚子的1960年彻底的打乱了父亲的计划,爷爷奶奶要顾及一大家子人,根本无暇顾及父亲,1961年出门在外的父亲为了填饱肚子,也为了响应国家“一人当兵,全家光荣”的号召,毅然放弃学业,走上了从军的道路。

journal_insert_pic_65400241
                       年轻时英俊威武的父亲

      听妈妈说,父亲刚开始在甘肃平凉驻军,后来到了兰州,在兰州空军地勤部队,在我刚过周岁的时候妈妈曾经带我去过一次,说刚下汽车一架刚起飞的飞机就掠过我的头顶,吓得我大哭。

       父亲和母亲是“姨表亲”,奶奶和外婆是亲姐妹,父亲家姐弟8个,6男2女,母亲家姐弟7个,6女1男,母亲居长。父亲比母亲大了6岁,父亲在柳林县城读了8年书的时候就吃住在外婆家,在缺少男孩的外公外婆的眼睛里,早已把父亲当成了自己的儿子来亲,父亲则一直像个大哥哥一样关心爱护着妈妈。1961年父亲从军,其时母亲还在念小学,可是父亲和母亲依然书信不断,爱的火花也逐渐在两颗年轻的心中擦亮(在现在看来,这是绝对不允许的,因为这属于近亲结婚,我还曾经调侃过妈妈,幸亏没把我们姐弟生成傻子)。从军后的父亲以他的吃苦耐劳和勤学苦练赢得了领导的青睐,提了干,1968年25岁的父亲和19岁的母亲在甘肃平凉终于结婚了!

journal_insert_pic_65399111

       在我8岁以前,因为父亲一直不在家,所以我对父亲的记忆几乎是零。妈妈曾经说父亲探亲回家,我躲在妈妈的身后不敢出来,不肯叫父亲“爸爸”,竟然叫他“叔叔”。最初的记忆是1977年妈妈带着我们姐妹随军后,那时妈妈成了正式的教师,妹妹跟着妈妈上了市民户口,就只有我的户口是农民,为了让我也吃上“市民粮”,妈妈带着我和妹妹随了军,父亲当时已经是一营之长了。那会父亲驻扎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鸣沙县的84827部队上,在随军的四年中,父亲留给我的记忆就是忙,忙着下连队,忙着这忙着那,很少在家里带着,就连弟弟出生父亲还在石家庄步兵学校进修。

journal_insert_pic_65399032

                                               1979年姐弟三人照片

       父亲这兵一当就是21年,1982年,父亲响应国家“大裁军”的号召转业了,按照当时的政策转业的去向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父亲是从省城太原当兵走的,按规定应该转业到太原,可是父亲为了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妈妈也为了照顾外婆家,就申请转业回到了柳林县城。父亲被安排在县司法局工作,那时我已经是小学五年级的学生了,妹妹也上了二年级,弟弟才刚刚四周岁。


        从军21年的父亲回到家乡除了不到2000元钱的转业费外连个安身落地的家都没有,可说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垄,只好借住在妈妈村里喂牲口的院子里。只有十多平米的房子,根本住不下5口人,弟弟还小,我和妹妹只好住在不远的外婆家里。每天放学回家吃过饭做完作业后,父亲就把我们姐妹俩送到外婆家,在这个脏乱的院子里一住就是2年,1984年父亲被调到法院任副院长,那时县里才在县委家属院给排了三十多平米的房子住。房子共有一件半,半间是我和妹妹住,一间归父亲母亲和弟弟住,五口人总算是“团圆”了。

     

        1983年外公所在的村子里给外公批了三间窑洞的地基,外公心疼女儿无房可居,把地基让给了妈妈。地基就在外婆家不远的坡地上,每天我和妹妹去外婆家都要经过这块地。为了省钱父亲和母亲自己承担起了出土的重担,每天下班回家,父亲和母亲就推着平车拿着铁锹出发了,直到月亮出来才收工回家吃饭,硬是用自己的双手耗时三个月挖出来能修三间窑洞的平地,现在想起来,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接下来是雇修窑洞的工人,父亲和母亲每天蹲守在工地,爷爷和外公也来帮忙,外婆则帮着给工人做饭,小工不够了父亲也算一个,前后历时半年整整齐齐的三间窑洞终于修好了。1985年就在我们准备搬入属于我们自己的新家的时候,外婆家要拆迁了,正好村里给早已写了申请的妈妈也批下来三间窑洞的地基,父亲二话不说就把刚刚修好的窑洞让给了外公,而外公则把旧房子拆迁的费用一分不少地交给了父亲。父亲和母亲又从平整地基挖基础开始,又盖起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三间窑洞,就是现在弟弟住的窑洞。1987年我们从县委家属院搬进了新家一直居住到现在。

journal_insert_pic_65372556
                                              87年全家福,后排左一是我

      父亲在家里是严父,21年的军旅生涯造就了父亲的暴躁脾气,和《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的石光荣一样的性格一样的脾气,可能是长期不在我们身边的缘故,我们姐弟很怕他,特别是他发脾气的时候,连大气都不敢出。可就是这样一个急脾气的人也有温柔的时候,妈妈因为工作忙不回家或是回家迟了的时候会给我们做饭吃,虽然饭不怎么可口;我上小学的时候每天早上父亲送我们姐妹去上学,到了学校门口都会给我和妹妹每人一毛钱,可以买8分钱的油酥饼子和2分钱的果丹皮,惹得同学们羡慕死了;我上初中的时候,学校冬天生火用的煤和柴会分摊到每一位同学身上,到了该我生火的日子,父亲早早地起床,陪我把炭和柴担到学校再帮我把火生旺;晚上下了自习,父亲会早早地站在路口等我回家;我上高三那年,下午放学时间紧吃不上饭,下了晚自习我又住在父亲办公室,每天晚上父亲都会给我送饭;记忆最深的就是晚上给我们“补袜子”,一盏昏黄的电灯下,父亲用袜轩把袜子撑起来,在破洞处抹上补袜子的胶水,用嘴吹吹,再把布粘到上面,然后用手用力按好......现在想起来,那样的日子好温馨啊!

 

         父亲在事业上也有了成就,21年的军旅生涯同时造就了父亲办事雷厉风行、为人刚正不阿的性格。在司法局工作了不到2年就被提拔为法院副院长,第三年成了常务副院长,分管刑庭和财政工作。父亲的正直无私在县里是有名的,从不收受当事人的钱财,我记得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有一位村里的老婆婆打官司赢了,老婆婆提着一篮子鸡蛋来感谢父亲,当时父亲不在家,母亲拗不过老婆婆和儿子的盛情,留下了鸡蛋,父亲回家听说后,第二天就把鸡蛋拿到了单位还给了老婆婆。父亲对案子刚正不阿,可是对院里的同事尽力关心,常听我现在的邻居老薛说,当时他是法院的会计,不会记账做报表,是父亲手把手的教会了他。父亲的“抠门”也在院里有名,花公家的钱比花自己的钱也“斤斤计较”。父亲的宽以待人、严以律己的为人态度赢得了全院上下的尊重,在父亲的追悼会上,不少人留下了眼泪。

 

      父亲对妈妈的爱也是默默的,我从来没听父亲对妈妈说过甜言蜜语,父亲对妈妈的爱更深刻地体现在对外婆家的照顾上。

journal_insert_pic_65372852
                                    父亲和姨、姨夫和舅舅

        有了新房子的父亲总算是可以安心过过舒心日子了,可是吃苦长大的父亲就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才是享受,只知道干活。外婆家有几分水地,勤劳的父亲又开始了种地,在仅有的几分地上种了豆角、茄子、西红柿、黄瓜、玉米等各种蔬菜,每天下班回家,父亲脱下制服就会换好衣服去侍弄蔬菜,上肥除草样样不落,种的蔬菜足够我们和外婆家吃,星期天又要去种山上的地,秋天还要帮着外公收山地的土豆、糜子和红薯等,一担一担地担回家。比比现在的领导,不要说是副院长了,就是普通的工作人员也对种地不屑一顾。

 

     1989年,要修孝柳铁路了,外婆家的房子又在拆迁之列,而这时71岁高龄的外公也得了中风,生活不能自理了,舅舅才只有11岁,父亲又承担起来给外公修房子的重任,外公住到了我们家,为了节省费用,父亲和母亲利用暑假时间拆了旧窑洞,把拆下的砖一块一块整理好,在指定的位置上又给外公家修好了三孔窑洞,就连窑洞门窗的油漆也是父亲母亲利用下班时间自己漆好的。91年外公去世了,父亲又帮着妈妈承担起来照顾舅舅和姨们的重任,帮着找工作,帮着成家。

     

     1994年对我来说,也是一个不详之年,就在那一年的秋天,父亲查出身患绝症。其实,父亲的病早有征兆,早在年初父亲就喉咙沙哑,那段时间,父亲单位特别忙,忙着下乡检查,父亲还以为是抽烟多上火了引起的,没当回事。那年,妹妹高考,7月份父亲和妈妈在太原帮妹妹看学校的空余时间里妈妈陪着父亲去看病,才发现得了食道癌,且已到晚期。安顿好妹妹上学后,妈妈陪着父亲踏上了求医的道路,化疗、放疗,最后去了北京新华医院,可是回天无术,1995年农历四月十九我和老公、叔叔们从北京接回了父亲,第二天下午我的亲爱的父亲就离我们而去了......

journal_insert_pic_65405964

         父亲在北京新华医院最后一次和妈妈合影

        父亲的一生,“责任重于泰山”用在父亲身上是最恰当不过了,对外婆家虽说是一个女婿却做得比儿子还好,尽到了常人难以做到的责任;就是在父亲的兄弟姐妹中,父亲也是顶梁柱,谁家有事都找他,常记得夜半三更叔叔们来喊父亲,父亲深一脚浅一脚地连夜跑十里路回到老家,给他们解决矛盾,处理问题,就连叔叔们小俩口吵架都要父亲调解。那时的我,因为学习忙,每年就只有过年的时候跟着父亲回家,可是现在想起了,我是实在不愿意回家,因为每每回家,父亲的兄弟们聚在一起,没有一次是高高兴兴的吃完饭的,总是吃着谈着就有了矛盾,有一次五叔和六叔竟然打了起来......对于工作,父亲尽到了一个法官应有的责任,21年的军旅生活树立了父亲“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的处事观,只要是错的,任谁说情都不管用;身为常务副院长的父亲掌管着院里的财政大权,可是父亲从不浪费,花公家的钱真正是“斤斤计较”。1997年法院要集资修房了,院里开会推荐一位大家都信得过的人负责工程,人们还说最信得过的人已经不在了......

 

      父亲的一生为了我们大家耗尽了自己的心血,去世时刚刚53岁的父亲已经是满头白发了......     

   

      父亲去世后,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财产,收拾办公室的时候就只找到五角钱,还有父亲看病留下的三万多元的债务,可是父亲留给我们的是好名声,每当有熟悉父亲的人说起父亲,都会由衷的赞叹“老郭,好人呀!”我们姐弟们能有现在的生活,可以说和父亲的好名声分不开的。我在上班之初就占到了父亲“好人”的便宜,93年上班,94年后半年就负责了外运精煤的质量检验工作,95年被当时的国企任命为计量科长;父亲去世时,妹妹刚在太原警校读大一,1997年妹妹毕业还没有安排工作,妈妈给当时的公安局局长王秋平打了个电话,说了妹妹的情况,王局长一听是“老郭的女儿”二话不说就把妹妹安排到柳林镇派出所上班,第二年就分配到了公安局,其实,王局长来县里当局长的时候父亲已经生病了,大部分时候在家休息,治疗告一段路的时候父亲还要去上班,王局长和父亲仅仅打过一、两次交道;弟弟2001年农大毕业参加了当时省委组织部招乡干的考试被录取了,当时要求是一个县只能分一个,偏偏柳林县考上2个,为了让弟弟能分回妈妈身边,妈妈找了曾在柳林当过县委书记当时在地委组织部当部长的刘建民,父亲的追悼会就是刘书记主持的。妈妈找到刘部长,说了弟弟的情况,刘部长也是二话不说答应了,弟弟如妈妈心愿分配到了薛村乡镇府,妈妈拿着2000块钱去感谢刘部长,刘部长坚决不收,说是老郭的儿子我能帮就帮,现在弟弟已经是市级单位的办公室主任了。可以这样说,是父亲的好名声我们姐弟才有了发挥才华的平台。

 

                                               平凡中透着坚毅

                                               随和中不乏刚强

                                               正如太阳的温暖、无私

                                               又如大海般博大、深沉

 

                                               忠诚是您的灵魂

                                               正直是您的个性

                                        踏实是您的本色

                                        稳重是您的作风

                                        宽容忍让是您传给我的美德

 

                                        您像世间所有伟大的父亲一样

                                        不善于夸夸其谈

                                        却会用行动来表达

                                        您深沉的父爱!

 

                                        忘不了

                                        小时候您把我扛在肩上

                                        希望我看到一个广远的世界  

 

                                        忘不了

                                        您骑车载我上学路上的淳淳教诲

                                        渴望能够放飞我的梦想

 

                                        忘不了

                                        您站在路口期盼我回家的身影

                                        女儿夜归时您额上的担忧

 

                                        忘不了

                                        您身上浓浓的烟草味

                                        还有您那香醇的白酒味

                                        那是父亲的味道

 

                                               父亲   

                                        如果时光能够倒流 

                                        我愿常常陪着您

                                        去看看那些您梦想看到的事物   

                                        父亲

                                        如果生命可以赠送

                                        我愿把它送给您

                                        让您多享受一天儿孙满堂的幸福 

                                               父亲

                                               如果还有来生该多好啊!

 

                                               如果......

                                               如果做儿女的都能够早一点明白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我们梦想中的“如果”

                                               那么我们就不必等到亲人逝去后

                                               再去追悔和遗憾了!

 

                                               这首诗是父亲真实的写照

 

         我诚挚地祈祷,父亲,来世还做您的女儿,让我今生来世永远都能沐浴在您如山的父爱里,让我把今生没来得及孝顺您的都能补上......

    <cke:embed allownetworking="internal"/x-shockwave-flash" width="257" wmode="opaque">

父亲                                 

 

 

 

    

      

 

 

6人

同类日记

最新评论

点击可以直接链接到米卡新浪微博首页
关闭 我的父亲